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6951 
上一章   第56章-第60章    下一章 ( → )
五十六、无爱之战(四)

  她低着头,清浅如水的目光就那么柔柔地打在小家伙粉的小胖脸上。

  粉微微弯起动人的弧度,声音清灵:“可是你的确是小孩子呀。”聂腾优小朋友将小巧直的鼻子皱了再皱,最终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称呼──他着实不想看到他的洋娃娃不开心,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不忘讨价还价。“好吧,我就准姐姐一个人叫好了,那姐姐你也得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娼的笑容依旧如春风般漾在绝美小脸上,她伸指轻轻刮了下小家伙的鼻梁“我叫娼。”“娼…昌盛的昌吗?”好奇地问,聂腾优把一双大眼睛瞠的更大。

  娼但笑不语。

  这是,一旁的孽开口了,他是对着先前闯进来的女人说的:“这一次的事情看在娼儿为你求情的份上就算了,如果还有第二次──应该不用我再说些什么了吧?”黑眸微微眯起,莫测高深的眼神令人几乎不寒而栗。

  女人连忙点头哈地应声:“…是、是、是,我明白了,我再也不会再犯了!”黑眸再次漫不经心地瞟过去“那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全身颤抖的女人猛地打了个寒颤,吓得连忙道了声打扰了就匆匆忙忙的夺门而出。

  聂腾优小朋友一直兴致地看着这一幕,然后用力抱了抱娼的“姐姐,刚刚那个女人是谁?”纤白如玉的素手轻轻摸摸他的头,娼娇美的笑道“怎么这样没礼貌,你该叫人家姐姐才是呀。”小下巴高傲的扬起,鼻孔里发出“哼”的一声,充分表达了他的不屑与鄙夷:“我才不要叫那种女人姐姐,阿婆都便宜她了!”果然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呵!

  娼心底暗忖,眼底依旧纯净,角的笑却在刹那间沾染上了些许妖媚惑人,但瞬间便消失不见了。

  “腾优。”一直站在原地从小东西扑过来之后就未曾开口的聂斐然,在见了这样一幕后终于开了金口,声音低沈有磁,仅仅如此就能吸引无数女人心甘情愿的为他赴汤蹈火了。“过来。”看得出来小朋友很听父亲的话,因为他虽是一脸不却仍是乖乖地蹭了过去,途中还不时回头看看娼,似乎极为不舍。

  纤细的小手忍不住捂上粉,掩住上扬的诡谲弧度。

  孽眼神一凛,薄微微抿着,道:“娼儿,还记得这位是谁么?”娼轻轻一笑,银铃般清脆动听的笑声一瞬间传遍走廊,她风华绝代的转过身来,顷刻的国天香幻花了人们的眼睛。

  飞扬入鬓的黛眉,杏仁般漂亮勾魂的桃花眼,活生生一副桃花相,可却不给人轻浮之感,反而更加增添了她清纯干净的气质,眉眼间如水墨画晕染开般的美绝伦。一身白衣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纤细却匀称的身躯,肌肤如雪,美得宛如玉雕而成。

  此时此刻,当她笑盈盈的凝望着你的时候,真的是骨酥神醉也难以描述那种来自心灵最深处的震撼!

  这就是娼,妖媚时比卡门还要火辣放,清纯时却又是倾国倾城的不可高攀。

  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儿,却如同一朵静美的昙花在优雅的绽放,释放出淡雅人的绝美香气。

  五十七、无爱之战(5)

  那般静秀温雅宛若天使的美,令在场众人全部丢了魂儿,只能傻傻地站在那儿,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即使是以定力冷漠着称商场的聂斐然,也不可避免的全然失了神。

  纤白如玉的双手轻轻握在身前,眉眼之间尽是温柔笑意,水波转间几乎能令人窒息,娼浅浅漾着盎然的笑,雪白的香腮微微显出一抹酡,更是衬得她肌肤似雪,纯净如水,干净白皙的令人不敢置信。

  以她的美貌,仙女估计也及不上她呵!有生之年可以见到这样举世无双的美人儿,他们真可是称得上死而无憾!

  到底是叱吒商场的教父角色,饶是再怎么惊,聂斐然仍然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薄竟不由自主地对着娼勾起一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的笑!

  这下子可将“聂氏”幕僚们给吓回了神,他们跟在总裁身边这么多年,何曾见过他在除了儿之外的人面前出这种表情?这简直比天下红雨还要令人震惊啊!

  不过…他们很快便释怀了。

  也难怪嘛,像“金融”公主那样倾世无双的美貌,别说是明眼人,就算是个瞎子,估计也逃不开那倾城一笑所带来的美丽,总裁也是个男人,会这样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要是在见到这样的佳人还是不为所动,那就真的让人怀疑他是如何成得了家的呀!总裁夫人虽也是绝顶的大美人,但比起这位公主,简直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了!

  真是令人羡却又无法嫉妒起来的女孩儿呀,富可敌国的身家,高贵的出身,优秀绝伦的兄长,甚至老天还赋予了她美到人神共愤的美貌,却又给予了她那般柔弱纯美的气质,高贵优雅中又像是邻家女孩般清新,不管是男人女人,见了她,估计也没有抵抗得了的!也难怪一向子古怪不爱与人亲近的小少爷会这么爱黏着人家…可现场只有娼知道,聂斐然为什么笑。

  那简直称得上是温柔的笑…

  他的确是被她的美貌所惑、惊,甚至在那一刹那兴许还起了珍藏之心。即使他有深爱的子、优秀聪明的儿子,但──这不就是男人的劣么?见到极美的女人总是忍不住想要看几眼,沾染一下,只不过聂斐然不是一般男人,他在被惑的同时能够很好的控制住自己,从而从她的容貌中回过神。

  而真正击垮他,令他出温柔笑容的,恐怕是她转过身的那一瞬间的气息和笑意。

  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中清莲,羞涩的吐着不为人知的清雅芬芳,‮心花‬甜美,花瓣细腻,粉白人,却是那般的清新体贴,娇羞赧然。

  就像是天使,干净,善良,美好的不可思议。

  而他在看着她的时候,想到的又是谁呢?

  是那个被他无情地抛进地狱,受尽恶鬼‮磨折‬凌辱的可怜女孩儿么?

  这般假惺惺的怀念又是为那般?!

  娼愈发地笑不可仰,甚至清澈的眼角都溢出了晶莹剔透的眼泪。

  她倒不是怀念,而是真正的觉得好笑,要知道她可是好久好久没有过眼泪啦!但这个笑话实在是太好笑了,所以──原谅她实在忍不住哇!

  原本静美如天使的女孩儿,竟然在弯大笑的瞬间展现了无比妖媚丽的妩媚风情!就像是一团烈火,熊熊地燃烧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窝。

  孽神色一变,狭长的黑眸猛地眯起,心思一点点一点点的沈淀。

  五十八、无爱之战(6)

  她在笑什么?

  这恐怕是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情。

  天地之间似乎就只剩下她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眼睛里似乎就只能看见她绝美容颜上的浅浅红云,此时此刻,除了她,心里再也盛不下再多的东西。

  直到娼觉得笑够了,她才抬起粉的小手向眼睛,似乎觉得笑出眼泪之后非常的不舒服。

  可是在场的两个男人居然同时低低地喝了出来:“不准眼睛!”娼看向的孽的美眸是乖巧的,小嘴还委委屈屈的嘟了起来,可看向另一个男人的目光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在场的人看得都很明显,人家小公主眼睛里很明显是在问,我眼睛,和你有什么关系?!

  是啊,和总裁有什么关系?

  于是“聂氏”的幕僚们纷纷把充好奇的目光狐疑地投向聂斐然。

  怎知聂大总裁依旧四平八稳,俊脸仍是平淡无波,薄却微微开启道:“手上细菌多,对眼睛不好。”那么美的眼睛…如果发炎或是怎么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娼歪歪头,美丽如水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直到孽轻咳了一声,大手揽住她的将她拉到怀里,修长的食指轻点她秀的小鼻尖“傻丫头,还不谢谢你聂大哥?”大眼向他看去,他也低下头,狭长的黑眸闪过一抹宠溺的光彩,转眼即逝。

  他在帮她和聂斐然拉进距离哩!

  一抹讶异在水目内一闪而过,缓缓地,粉漾出可爱甜美略带稚气的笑,乖乖地转过螓首看向聂斐然,惊世的美貌再次获得众人一阵狠狠的气声:“谢谢聂大哥的关心。”聂斐然静静地看着她,也不知道眼睛里莫测高深的在想些什么,但很快他便有礼的颔首:“不必客气。”大眼再往下溜去,刚刚好和聂腾优小朋友对上,那张俊秀的小胖脸马上对她绽开一个甜甜的笑,于是她也回以一个同样的甜笑。

  孽好笑地看着她自以为没人看见偷偷吐舌头的俏模样,下腹猛地窜起一股火苗,恨不得马上将她打包回“黑猫”狠狠地爱她几遍。

  纤细的娇躯就在他宽阔的怀抱里,娼又怎么会感受不到身后那火烫的炽热?

  粉地噘起,回头瞪向他,美眸充控诉,警告他最好不要处处发情。

  哼,又不是狼人,整天就想着把她给吃干抹净。

  他就不能想些别的,有些别的追求吗?

  而那略带娇嗔的小眼神儿,居然让孽可的更加‮奋兴‬了!仗着有她层层叠叠的白纱裙以及自己西装下摆的遮挡,他居然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轻轻将自己的亢奋挤进娼修长的双腿之间!非但如此,他甚至还开始死不要脸的磨蹭,动作很小,却足以让他得到慰藉。

  娼不怒反笑。

  一双小手握在身前,仍是高贵优雅的公主模样,秋水般的星眸却悄悄看向聂腾优。果然,小朋友一接到她的视线便对她漾出大大的笑容。

  桃花眼微微一眯,眸底瞬间掠过一抹诡谲的妖媚,浅浅的红光一闪而过。

  于是受到暗示的聂腾优小朋友立刻挣脱了父亲的手冲了上来,扯住娼的裙摆,小脸扬起,充期待:“姐姐,你答应要等我长大的对吧?!”大有一副“你敢不认账我就哭给你看的意思”

  娼自然知道他是在说之前两人约定的事情,于是她粲然一笑,大方地应允:“好。”然后,立马感到间的大手不着痕迹的紧了一下。

  哼,叫你再随便发情呀。

  樱绽开绝美笑容。

  可惜除了她自己,谁都看不懂。

  而聂斐然,他依旧冷冷清清的站在那儿,眼底却有些惑然,看着娼的眸子一直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见此,娼更加的开心了。

  五十九、无爱之战(7)

  于是在场众人开始各忙各的,幕僚们搭了电梯向会议室去了,两位大总裁也先后和自家人说了话,一个让娼不要到处跑,一个要腾优乖乖地听姐姐的话,然后一起搭上总裁专属电梯也向会议室去。

  徒留一大一小站在原地大眼对小眼。

  娼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实在觉得无趣,又没心思陪着小孩子玩儿,倒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跟着到会议室去捣乱。

  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要怎么到会议室去哩?

  裙摆又被一只白胖胖的小手扯住,低头,聂腾优小朋友正仰着小脸眼期待的看着她:“姐姐,大人们都走了,我们要干什么去呀?”娼也很纠结于这个问题,她抬起右手缓缓地支起精致的下巴,想了又想,半晌才低头看向正充企盼的小东西“…我也不知道。”“啊?”听到这个答案的小朋友很明显十分的不,于是也学着娼的动作将自己的小手抵到下巴处,冥思苦想,却着实是想不出来。

  两大巨头都不在,能管住他们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了。可是──他们两个人恐怕都有保镖跟着啊!而且,两大巨头临走前好像还千叮咛万嘱咐他们要乖乖待在顶楼不要跑,并且孽貌似还顺手打开了保全系统?!

  水汪汪的美眸四处看了看,怎么也不觉得有什么好玩儿的。

  唉,就是这么的无聊哪!

  这样的日子究竟还要过多久呀?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有事情在做,可是──不和真正的对手面对面,她骨子里的血就无法‮奋兴‬的起来啊!

  视线转下,看向正一脸愁苦天马行空的聂腾优小朋友,一抹不耐迅速划过娼的眼底。这个孩子…他今年刚好十岁,正是见证了那个蠢货天真愚鲁的年纪。看着他,她就好像看到那个笨得无可救药的女孩儿的凄惨哀嚎!

  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个孩子呢?

  先不说她对于这些虚伪的人类的厌恶,就算她再怎么圣母,也绝对容不下这个孩子!他的存在,赤的昭示了十年前曾经哭喊哀求过的愚蠢女孩儿,这孩子的每一个笑,每一句话,甚至是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个蠢货身上血淋淋的哇!

  他们“聂氏”今的辉煌,是用一个天真无暇的灵魂换来的呀!

  所以,凭什么他们牺牲掉的那个灵魂就理所当然的要被牺牲?凭什么蠢货在地狱里哀嚎惨叫,而他们则在人世间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不,这也太不公平了。

  蠢货在地狱里遭受过怎样的‮磨折‬,他们不也尝尝怎么能行呢?

  至于这个孩子…

  娼微微绽开绝美而又诡异冰冷的笑,纤细如玉的十指缓缓举起来,对着窗外透进的阳光看着。雪白、娇、美丽,如同上好白玉雕成般柔弱精致,可是有谁知道,就是这么一双完美到巧夺天工的纤巧双手,曾经挖出过多少人的心脏,扭断多少人的脖子,掠走多少人的生命?

  不行啊!在地狱里呆久了,杀戮就变成了一种潜藏在骨子里的本能。暴躁了,想要纾解了,就去杀人。每当看到有淋漓的鲜血划过自己指尖,顺着指渗入大地,再看到那些濒临死亡的人那凄苦绝望的恐惧表情…每当这个时候,她总是觉得心里异常的平静。

  而扭断这么个年纪小小的孩子的脖子,她需要施上几分力气才好呢?

  是慢慢地勒住他的脖子,让他在死亡的恐惧里缓缓等待呢?还是干脆利落直接杀掉?再或者──将他培养成一个只知的工具?呵呵“黑猫”正缺这么个年纪娇小的尤物。

  放心吧,傻丫头,你就别在地狱里哭了,我会帮你报仇的,好不好?

  六十、无爱之战(8)

  “优优,我们就这么跑出来不会被发现吧?”娼歪头看向身侧拉着自己手的小不点,有些不安。

  小朋友安抚似的摸摸她的手“不会的!”

  这么有自信?!

  娼看看他,笑一笑,也就依着他继续往前走。

  肩叠背的大街上人,行人们原本繁忙仓促的脚步,在看见这一大一小两个绝顶玉人儿时,纷纷不觉停止,屏住了呼吸,生怕一个眨眼,这般天仙般的人物就消失不见了。

  在聂腾优小朋友的英明领导下,两人从戒备森严保全严密的“金融”财团顶楼成功避开众人耳目,别说是躲在暗处的保镖,就算是摄像头都没拍下他们的身影!这下子,照聂腾优小朋友的话来说,那就是他们可以玩个够了!

  这孩子,还真是继承了聂斐然的聪明才智。

  娼微微笑着,看到有人对着自己口水便有礼的送上一朵浅浅的笑,只看到对方几乎都是反的摁住口一副快要过去的模样才收回视线。

  众人看到的不过是她温软甜美的表象,个个着的也不过是她倾世绝美的容颜。倘若他们知道面具下的娼是何等的冷绝残佞的话,还敢用这样的眼神大喇喇的盯着她瞧吗?

  啊,真想把这些人的脑袋瓜子一个个的扭下来啊!

  而始终牵着她的聂腾优,也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这么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孩子,加上一个粉雕玉琢般的可爱孩子,任谁能看到而不动心?更别论他们一身的贵气人,一看便是豪门世家的小姐少爷。所以也就没有人敢贸贸然的上前去搭讪,但是眼珠子却都没有片刻离开过。

  但是,终究会有几个不怕死的。

  聂腾优一手抓着娼,一手抓着一烤香肠吃得油,还不住地催着:“姐姐姐姐你快尝尝,这个真的很好吃!”娼看看手中被硬进的香肠,微微噘起小嘴儿。忍不住回头看看卖烤香肠的大叔,就见对方对着自己亮出一口白牙,顺手又举起两烤好的,似乎在问她:还要吗?我这里有很多。

  这些小零嘴儿,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了,也早就没有兴趣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离不开这些。

  更何况,那两个看似随和实则霸道的要死的男人,也不准她吃这些没有营养也不卫生的东西。

  “好吃吗?”看着小家伙从路边的手里接过两杯茶,并且还意犹未尽的将她手上的烤香肠拿走,娼实在是很好奇,真的就那么好吃?!

  咽下刚刚咬掉的一段,聂腾优将手里的香肠举起来“姐姐?”娼摇摇头“我不喜欢。”

  于是小不点继续一个人吃的不亦乐乎,张大嘴巴喝了一大口茶才问道:“虽然没有家里的茶香,但是烤香肠却很好吃。”没受过苦的孩子。娼轻笑,绝美的侧面在阳光下闪耀的简直如天使般动人心魄:“优优,少吃一点儿吧,你都没有给人家钱。”居然想吃什么就拉着她跑到人家摊子前去卖萌,怪不得身上没有钱也敢大喇喇的拉着她跑出来。

  小家伙胆子也忒大了点。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