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7346 
上一章   第76章-第80章    下一章 ( → )
七十六、无爱之战(24)

  娼轻轻的问,声音柔的像是水,眼神也是全然的无,似乎他们之间一如多年前那般纯洁美好,干净无瑕,什么肮脏丑陋都还没有出现,他还是她的斐然哥哥,她也还是他的傻丫头。

  一切都跟十年前一模一样。

  纤细如玉的十指缓缓爬上聂斐然壮结实的膛,娼柔顺的依偎在他怀里轻轻的问:“斐然哥哥,你是不是已经把我给忘掉,全心全意投入到你的家庭里去了?”

  “我…”

  不等他说完,娼再次问道:“还是说──你其实一点儿都不想见到我,所以才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抬起头,苍白的小脸有着凄的神色“我好想你呀!我在下面被人欺负,从来都没有人像斐然哥哥那样保护我。”欺负,谁敢欺负他的笨丫头?!

  聂斐然猛地眯起了锐利的黑眸,双拳不由地紧紧握了起来。

  娼偎回他的膛,声音柔得似乎能掐出水来“你知道吗?我一个人,在那里,真的好害怕哩…你怎么能把我一个人丢在那儿,头也不回的牵着亦翩姐姐离开呢?我一个人,真的好害怕呀…”她嘴上如此诉说着,眼底却充一片荒凉,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聂斐然猛地紧紧抱住了她,俊脸埋进她的颈窝,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不堪的一幕给忘掉,他就像一只遇到了危险的鸵鸟,在强大而又阴暗的记忆面前,选择的不是正面对抗,而是慌忙逃避。

  他活了三十多载,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天生淡薄的子让他有着与常人不同的自制力,在商场叱吒风云这么些年,面对再怎样厉害难的对手他也没有过这样打从心底害怕恐慌的感觉。这世界上,也唯有她是他心底难以磨灭的伤痕,于他成为一道朱砂,再也无法忘怀。

  “你怎么能看着我被人欺负而转身就走呢?”娼温柔的‮摸抚‬着他的黑发,声音轻柔的像在唱歌“我一个人在那黑漆漆的房间里又哭又叫,你明明听见了,怎么不来带我走呢?”蓦地,她轻轻笑起来,纤巧的肩膀也跟着抖动,将聂斐然的头更加深的抱进怀里,粉扬起的弧度更加的醉人“啊,我倒是给忘了,因为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所以,才不能救我了啊,免得笨丫头成为你青云路上的一块绊脚石,是不是?”大手抓住她的纤,聂斐然猛然抬起头:“不是这样的!”

  “那是哪样的?”娼笑的看着他,纤细的两只藕臂环上他的颈项,笑了“是或不是,都不重要了。你卖了我是事实,丢了我也是事实,见我被人凌辱视而不见还是事实。斐然哥哥啊…你觉得解释有什么用吗?”也不等聂斐然说话,娇滴的瓣就覆上了男人的薄“人生得意须尽,这大好的时光,咱们何必再去追究以前呢,对不对?”顺着他的颈项往下,柔白的素手一路上勾起他‮体身‬难耐的火焰。

  聂斐然怒不可遏的抓住她的手,深邃的黑眸恶狠狠的瞪着她,那模样,就跟很多年前她了路找不回来最后被他找到时一模一样,那种又气又无奈的表情,还有无法忽视的爱怜。

  “别这样看着我。”娼呵呵的笑了,粉继续啄吻着他俊美坚毅的面庞,从剑眉到鼻子,薄,无一处落下“斐然哥哥,好好尝尝我的味道,我可不像你那美丽柔弱的子,在上永远就只有那么一丁点儿花样,来,好好享受吧…”

  七十七、无爱之战(25)

  粉的丁香小舌沿着他刚毅的脸庞一直下滑到强健的膛,最后定在两朵暗红色的莓果上,小嘴轻轻含住,慢条斯理的撕咬,洁白的贝齿间或轻啮一口,惹来聂斐然一阵轻颤。

  小脸仰起,对着他出可爱稚气的笑容:“斐然哥哥,我的技术是不是很好?”她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打算去听他的答案,一双小手滑溜溜的窜进他的后,在结实瘦的窄边上游走。

  聂斐然喉头攒动,上下滚动着的喉结在在都说明了他有多么饥渴。可他仍是强忍住那一股股酥麻入骨的快,大手猛地抓住娼在他身上肆的小手,黑眸充怒气的看着她。不是气她随意触碰他,而是气她这样随便的态度,以及熟练的能勾走人魂的技巧。

  “呵呵…”娼开心的咧开小嘴笑眯眯,粉在一朵小莓果上轻咬一口,然后抬头道:“斐然哥哥,你不会以为在那种地方生活,你的笨丫头还会纯洁天真的像朵水莲花吧?还是说,你一直都在自欺欺人的骗自己,我其实没事,我其实还活得好好的?”说完,没等聂斐然搭腔,她就忍不住笑颤了香肩“别逗了!”聂斐然颤抖着手,将她抓得更紧。

  他不是没想过她的情形,只是总拒绝去相信。在那样的地方,她还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了,想要再保持‮体身‬的贞洁,这简直是痴人说梦!

  只是,再怎么想象过她的情形,他也从未想到会这样!

  还是那个笨丫头,还是一样的笑容,一样的面孔,可却从里到外都被染成了黑色。

  娼笑呵呵的任他握住,小脸搭上他的肩,继续说着平淡却又‮忍残‬的话语:“斐然哥哥,你知道吗?那个老头子其实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他总喜欢把我摆成各种姿势亵玩,有时候兴致来了还会玩SM,不过除了这个他倒是对我很好,可是…你猜后来怎么着了?”她睁着无瑕的大眼睛,开心的看着他“他把我卖进红灯区了啊!”聂斐然浑身一震,黑眸里涌上无法抑制的愤怒。

  “你瞧你,你生得什么气?”娼微笑着吻他一下,畔的笑愈发显得凄厉如鬼“我后来才想到,斐然哥哥你真是笨啊,与其当初卖掉我,还不如把我出租,这样多好,你就有了一棵摇钱树了,这一点你还真是不如那老头哩!”她看他的眼神也是笑意盎然的,似乎真的在为他觉得惋惜。

  聂斐然圈着她双手的力道越来越大,却始终不曾疼她。脸上的表情是一种极度的哀恸与愤恨,黑眸里几乎能冒出火来。

  “别气别气嘛——”娼依着他俏生生的撒着娇,粉扬起的弧度愈发的惑人“我在那里可是学到了很多东西哩,怎样取悦男人,怎样从他们身上将钱给挖光,啧啧,还是得多谢那些人哪——再后来,我被一个有权有势的男人看上,他把我买走,给我吃,给我住,还让仆人们叫我小姐,可惜他的子不好,总是当着那么多男人的面占有我。啊──忘了告诉你哦,斐然哥哥,我,曾经…”小嘴凑近他耳旁,微笑着说出能扎透他的心的话语“还疯过呢。”

  七十八、无爱之战(26)

  “斐然哥哥,你怎么了,你抖什么?”娼被他的反应得轻声笑起来“我被那样欺负都没说什么,你在这儿是抖个什么劲儿呀!”聂斐然猛地松开握着她的双手,把她狠狠地拥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头,声音沙哑:

  “…笨丫头…”对不起,他现在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了呀!

  娼笑了,拍拍他的后背:“我又没有怪你,你也不必感到愧疚,更不必说什么补偿之类的话来。”因为,我要的,不仅是这些。

  如果当初没有卖掉她,而是选择失去一切,从头再来,他又有什么可损失的呢?现在他什么都有了,却是毁了他的笨丫头换回来的!

  聂斐然闭着眼,忍不住眼角夺眶而出的泪水。

  他这一生也只哭过两次,一次是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凌却不施以援手,另一次,就是现在。

  “嘻嘻…”娼轻轻的笑“你能想象得到吗?这世间一切苦楚我几乎都受过了,失去了一些,也得到了一些,斐然哥哥,现在,我要讨回原该属于我的东西了。”黑眸定央央的凝视着她。

  “你也知道的咯,笨丫头一直深爱着斐然哥哥。”娼倚在他怀里,清亮的大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我也不想嫁你,就把你欠我的心,给我,好不好?”聂斐然轻轻揽住她,这一刻,子儿子都被他遗忘到千里之外了,此时此刻,他眼里心里都只有面前这一个女人,这个他唯一亏欠了,并且再也无法弥补的女人。

  见他点头,娼满意的笑了,藕臂揽住他的,柔顺的依偎进他的怀抱,在他看不见的角落,粉勾出一抹无情的冷笑。

  她还有好多好多事情还没还得及告诉他呢,慢慢来,时间多得是,她会,慢慢地告诉他的,不急,不急。

  仰起头,对他展颜一笑,见他仍是神情恍惚,娼笑笑,将他的俊脸扳正:“斐然哥哥,你看着我,觉不觉得很熟悉呀!”聂斐然蒙的看着她,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清过她的容颜,只是从声音以及气息中确定她就是他的笨丫头,可经她这么一说,原本总是弥漫在眼前的薄雾居然马上就散去了!入目的这张脸庞,好像是她,又好像不是她…“十年了,你也不记得我长什么模样了吧?”娼轻笑“不过无妨,反正换了一张脸之后,你也认不出我。但是…你要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嗯?你的心,要交给我哦。”

  “…好。”

  娼歪着小脑袋对他笑,眼波儿透出无比柔媚的邀请意味。她纤白柔滑的双手从他的脸庞缓缓下滑,重新占领那片结实宽广的膛“这些,都是我的,对吧?”聂斐然痴痴地凝视着她:“? ?对。”吻上他感的薄,娼的双手在他身上缓缓游走,慢的却又无比的人,得聂斐然剧烈的息着,黑眸充斥了强烈的

  小巧的樱含住一朵红莓,尖尖的贝齿来回的摩挲啃咬,就像是初生的小猫咪一样一下下的,逗得人心难耐。

  跨坐到聂斐然身上,娼噙着一抹倾倒众生的微笑,如同一条灵巧的美女蛇般在他身上磨蹭,在各处起通天的火焰,娇的私处覆在他的昂扬之上,沁出的甜美方向令聂斐然几乎红了眼。

  无论他心里有多愧疚,多心疼,他都是个男人,而是男人就抵抗不了娼的魅力,他自然也是这样。

  大手猛地拔地而起,握住那纤柔的肢,帮着她在自己身上款款的摆动,喉头上下滚动着,黑眸透出望的色彩。

  娼笑了,菱上扬起无比美丽的弧度,丁香小舌在他温热的口腔中扫,与他齿,悦耳的娇声轻轻传出来,又软又糯,像只小爪子般勾得人心里的。

  聂斐然终于忍不住失去了所有理智,将她倒在自己身下,尽情占有。

  七十九、无爱之战(27)

  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做过类似于那样的梦。

  说要他将心出去的人儿,再也没有出现在他梦中,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连同着梦中的那场爱,一切都像是一场没有观众的电影,有的时候,连聂斐然自己都会想,是不是那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梦,更没有见过早已不见了的笨丫头。

  但是…

  黑漆漆的眸子凝望向办公室外和小不点玩得不亦乐乎的娼,为什么仅仅是几天的时间,他对她就有无数的熟悉感呢?熟悉到居然带着她一起上班,完全不顾子的疑窦和自己心底的狐疑。

  表面上是带着她来陪腾优,可实际上呢?

  大手不握紧了手中的金笔,指节微微泛白,黑眸越发显得深沈,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休息室里的娼兀自玩得兴高采烈,才懒得去理会他百转千回的复杂心思。

  正与聂腾优玩耍,她却觉得有一抹高大的黑影从头到脚将她笼罩了起来,原本光线明亮的地毯上瞬间变得阴暗起来。

  抿着粉,她抬起眼往上看去,一张五官深刻俊美佞的脸庞就这样大喇喇的映入眼帘。对方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于是她也一眨不眨的看向对方,小脸扬得高高的,像个骄傲的公主。

  男人气的笑容,糙的食指伸过来勾起她精致小巧的下巴:“你叫什么名字?”没等她说话,一只小手就打斜里伸了出来,将男人放肆的手拍开。聂腾优一脸的敌意“阎叔叔,你别欺负姐姐。”男人笑眯起一双黑眸,略带兴味的看着他充保护意味的语气,笑了:“我怎么欺负她了,不过是问她叫什么名字而已。”而此时,一直神游天外的聂斐然回过神发现了他,见他的手指勾着娼的下巴,黑眸顿时一冷,刚想出声,却被儿子抢了先,于是他放下笔,从旋转椅上起来,走了过去。声音淡淡的“尧,你怎么来了?”阎尧习惯性的勾起一丝笑:“来看看你这个老朋友,顺便探讨一下开发案的事情。”眼睛瞟向噘着小嘴的娼“斐然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个小美人儿陪在身边,就不怕聂夫人吃醋?”聂斐然拧起剑眉:“别胡说,娼儿是聂家的座上宾,少把你那轻浮的态度拿出来。”阎尧随之挑挑眉:“我哪里轻浮了,我喜欢这丫头的,要不,让她改到我家去做客?”哪有男人不偷腥,要他相信这两人是纯宾主关系,打死他都不信!

  眉头越拧越紧,聂斐然的声音依旧是淡漠的,但却充了保护:“尧,娼儿是‘金融’财团的大小姐,不是那些随便的女人,你放尊重点儿。”

  “金融”的势力之庞大,即使“聂氏”和“阎氏”联手恐怕也无法撼其分毫。

  “哦?”阎尧更是来了兴致,佞的黑眸顿时更加专注的盯住娼,紧紧的黏在那张美得令人屏息的小脸上“那我可有资格追求这位美丽的小姐?”聂斐然一凛,眼睛里迅速闪过一抹什么,正待开口却被娼抢了话柄:“哼,一看你就是个魔,我才不会喜欢你呢!”阎尧一愣,随后哈哈大笑。他这人性格就是这样,喜怒无常残佞冷酷,却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有很高的兴趣,越是珍贵的,他就越想到手。娼越是表现出讨厌,他还就非要她喜欢上自己不可!

  就见娼对着他做了个可爱的不得了的鬼脸,然后拉起聂腾优就往聂斐然的办公室走,摆明了不愿意理会阎尧。

  聂斐然的角淡淡勾勒出一抹浅笑:“娼儿子一向柔弱乖巧,这样讨厌一个人倒还是平生头一次,真不知是该夸你独特还是惋惜你人品的不足。”聂家上上下下可是都喜爱极了这个丫头,不仅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子还特别的善体人意,这样见她对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大手摸了摸下巴,阎尧挑眉:“嗯,那还真是荣幸。”有意思的女人,不仅有容貌,还有个性,他喜欢。她越是讨厌他,他还就非把她上手不可!

  八十、无爱之战(28)

  闻言,聂斐然不拧起眉头,神色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警告:“尧,不准对娼儿出手。”阎尧玩味的笑了,语气带着些许的挑衅:“万一我就是要呢?”黑眸一沈:“那我不惜和你断绝朋友关系。”

  这下,阎尧显然一愣,但随即他就恢复了正常,调侃道:“若不是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我还真不信你对这丫头没有非分之想。”这样惊世的美人儿,怎么可能有人放得下手?他是个正常男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和“聂氏”撕破脸虽然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致命的创伤,却绝对是个大麻烦,暂时…嗯…见阎尧一脸深思,知他残佞子的聂斐然再度开口:“她对我而言就像是妹妹,我对她自然没有非分之想。倒是你,”他一脸严肃的盯着他“最好趁早死了这条心,要知道‘金融’的实力远远在你我之上,仅从年头来说就比我们老资格几百年,万一惹了琴羽家的人,咱们都不好过。”狭长的眼睛微微挑了挑,阎尧摸摸自己的下巴:“嗯…是那次拍卖会是吧,传出‘金融’主事者是琴羽家,貌似是日本人?”那场拍卖会过后,除了这个还有一点儿就是琴羽家的公主,据说有倾世无双的美貌,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嗯。”聂斐然颔首“我问过娼儿,她说只是先祖是日本人,现在他们只是沿袭了祖上的姓氏,和日本并没有太多牵扯。”

  “你信?”阎尧冷哼了一声“那丫头看起来就跟张白纸一样,她说出来的话,估计也只是家人搪她用的。‘金融’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我们根本就没法窥视。”

  “这倒不见得。”聂斐然微微沈淀下漆黑如墨的眼睛“暗对娼儿极尽宠爱之能事,不会对她说一点谎言。”

  “哦?”阎尧来了兴趣“你见过‘金融’的两大神秘主事者之一的暗?”聂斐然再次点头:“非但如此,我还进入过‘金融’的顶楼。拍卖会结束之后,正是‘金融’的高级干部联系了‘聂氏’高层,邀请我去‘金融’一叙。”阎尧笑着抚着下巴,调侃道:“你倒是好运气。”聂斐然淡淡一笑。

  在见到阎尧眸底愈发显得浓烈的兴趣之后,他不得不警告出声:“尧,不管怎么说,我绝对不准你把娼儿作为利用的对象,一点玩的心思你都不准有!”阎尧懒懒地躺倒在沙发上,神色嘲讽:“我又不是毒蛇猛兽,斐然,你至于这样防着我么?”还是认识十年的好兄弟呢。

  聂斐然不为所动,瞟他一眼:“在我看来,你比毒蛇猛兽还要可怕几百倍。”平里慵懒的不像话,可‮态变‬的程度可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哪个女人不是对他又爱又恨?

  潇洒的耸耸肩,阎尧双手一摊,状似无奈:“既然你不准我对你的娼儿存着玩的心思,那我光明正大认认真真的以结婚为前提追求她如何?”

  “你?”聂斐然嗤之以鼻“认真?以结婚为前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浓眉一挑,阎尧笑得气:“反正我不吃亏,要是追不着她我也损失不了什么,自然她也就不会受伤,要是我追上了她,那我就娶了她,又能有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又能有个势力无比庞大的亲家,何乐而不为?反正我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了。你看你比我小几岁儿子都十岁了,我连个老婆都还没影儿呢!”见聂斐然一脸犹豫,阎尧再下一剂狠药“还是说你自己对娼儿有什么企图,所以才不准我追她?别用什么年龄差距来推搪我,虽然我比她要大上那么十几岁,但是外貌上绝对不至玷污了她。”聂斐然抿着薄,黑眸冷然。

  再怎么不情愿,在阎尧的话下,他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他与她不过是主宾关系,有什么资格替她选择追求者?更何况…他有子,又答应将心还给笨丫头…两个人就这样对峙了很久很久,聂斐然终于开了口:“…你保证,绝对不伤害她,不论是‮体身‬,还是心?”阎尧满意的颔首:“当然。事成之后,倘若真能和‘金融’携手,自然也要算上‘聂氏’一笔。”聂斐然没有说话。

  即使比不上“金融”但他也不愿用娼儿来换取利益,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对着阎尧淡淡的点了点头。

  至此,两人达成协议。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