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6856 
上一章   第86章-第90章    下一章 ( → )
八十六、无爱之战(34)

  他,答应过么?

  聂斐然,茫茫然的眯起黑色的眸子,神情离,就像是身在一团雾之中,拨不开,也见不到边。

  雾里,他只见到一抹纤细的身影,隔着苍凉的空气,对他呵呵笑,声音清脆的像是天使,遥远的宛如相离几千年。

  她说:我也不想嫁你了。

  她说:十年了,你也不记得我的模样了吧?

  她说:你的心,该给我了吧?

  …他亲口答应过的,要将欠她的心还给她,他亲口答应过的。

  聂斐然颤抖着大手抚上娼柔的粉颊,黑眸里晕着一层似有若无的水雾──淡漠冷薄的他,实在是很少这样外情绪。“…笨丫头?”娼握着他的大手贴着自己的颊,依恋的磨蹭着,像只撒赖的小猫咪:“斐然哥哥,我不是笨丫头,我是娼。”

  “娼…”聂斐然喃喃地唤着娼的名字,然后猛地将她搂进怀里“娼儿、娼儿、娼儿…”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她的名字,声音里充了痛苦与挣扎,喉咙里还发出细微的呜咽声,就这样搂着她,俊脸埋在她的颈窝,尽情宣着这么多年来的愧疚与悔恨。

  娼温柔的轻轻拍着他的背,也不管他听不听得见,只似是唱般的说道:“哭吧,哭过就好了,哭过了,你也就可以开始接受魔鬼的审判了…把你这么多年来的眼泪都出来吧,呵呵…”这泪,是为了那个蠢货的么?

  可是,她已经不需要了呵!

  笨丫头已经死在蛇蝎遍布的地狱里,死在妖魅丛生的阿鼻底了,重生的是娼,而笨丫头,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她曾经心爱的男人的眼泪,对现在的娼而言,也不过是游戏中的调味料罢了。

  你要一个没有心的人,如何再去柔软?

  水润魅的大眼轻轻瞟向远方,带着些许无情无义的笑。娼低下头去,让聂斐然的眼睛对上自己的:“斐然哥哥,你知道的吧?娼喜欢你。”然后,她轻轻搂住聂斐然的脖子,将小脸搁在他的肩头,语气离“你呢,你也是喜欢娼的吧?那,把你的心给娼可好?”聂斐然缓慢地,却是坚定地反手环住怀里纤细柔弱的身子,低低的应声:“…好。”此刻,他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有了儿,也忘记了自己背负的责任和身份,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眼里心里,都只容得下娼一个人。

  娼知道他并没有把她和笨丫头混为一谈,这个男人的自制力着实不是一般的可怕,若非牵扯其中的是他挂记十年的人,再加上面前是她,他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就被打破心防,从而彻底成为她的俘虏。

  可,那又怎么样呢?她是娼,她从来不在意使用的是怎样的方法,她只要达成目的。

  聂斐然注定是她的囊中物,这一点谁都别想扭转。聂腾优,将是她最好的祭品,而乔亦翩…嘻嘻,她会慢慢和她玩下去,把她曾赐予她的,重新的,千倍万倍的付诸于她!

  柔柔的倚进聂斐然怀里,娼轻轻一笑,是无尽开怀。

  呵,你问她是谁?

  她是娼呀!

  八十七、无爱之战(35)

  看见丈夫无比亲密的抱着那个女孩子下车的时候,在门口焦急等待着的乔亦翩终于有了危机意识了。

  其实,这种不安以及恐慌她在第一次见到娼之后就有了,只不过那时候她自信于丈夫对自己的爱,以及自己在聂家不可动摇的地位,也就没怎么往心里去,所以,那时尽管觉得娼这个女孩子可能很危险,她还是没有做第一手的防范。

  结果,晚了!

  就那么一刹那的疏忽,居然就造成了难以收拾的后果!她的丈夫──变心了!

  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女人的第六感总是如此敏锐并且准确。夜夜共度十年的枕边人不爱自己了,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

  只是,这是怎么发生的?

  仅仅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怎么会这么快就爱上别人了?!乔亦翩拒绝相信这个事实。

  女人都是这样,永远不会在第一时间相信丈夫的出轨,并且极力的想要挽回。

  而乔亦翩,并不一般女人。即使不相信这个事实,她也会做好一手措施。因为她很清楚,无论比什么,她都是娼的手下败将。论家世,她不过是一家普通中型企业的老板千金,而娼,则是享誉全球的“金融”财团的公主;论相貌,她虽然美丽娇,堪称上社会知名的美人,却不敌娼的倾世纯净,淡雅无双;论年纪,她已三十又七,而娼,正值芳龄,风华正茂,正是最最风华绝代的时期。

  没有了聂斐然,她拿什么和娼争?!

  娼不是以前那些对聂斐然有非分之想,拼了命的想要爬上他的的女人。那些女人,她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她们要钱亦或要人,从而各个击破,让她们再也不敢心存不轨。可娼不一样,她不是那些奋力想要攀上聂斐然的女人,相反地,就算到现在,乔亦翩也不敢说她对娼能够了如指掌,能够知道娼的目的是什么,想要的又是什么。

  绝不可能是钱或者是地位,聂氏或许在常人眼里已经是富可敌国,可和“金融”比起来也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所以,娼要的,只有聂斐然这个人。

  真要争的话,自己是肯定输定了的,要像以前那样毁掉那些爱上聂斐然的女人一样毁掉娼,这不可能,何况她也不敢。即使有可能做的天衣无,她也不敢冒这个险。

  “金融”财团的势力太庞大了,无论如何,对娼下毒手这样的事情,乔亦翩是绝对不敢做出来的。

  可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丈夫被抢走,然后等待离婚,被赶出聂家…不,这她更加不能接受!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绝对不可以没有聂斐然!

  他是她的丈夫,是她的男人,谁也别想抢走他!

  这么些年来,从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得到聂斐然的青睐,原因也并不全然是聂斐然对婚姻的忠诚以及对自己的爱,而是他心头有个,那个,不容许他再对别的女人动心。所以,即使聂斐然对自己的爱并不是那么深,乔亦翩也从不觉得落寞。只要聂斐然属于她,那么爱得不深也没关系。

  可是现在他怎么就爱上别的女人了?!

  他不对那个人愧疚了吗?他不后悔了吗?他的心防被打破了吗?如果是,做到这些的人为什么不是她这个子,而是另一个相识仅仅一个月的女孩子?!

  当年那个挑起她最大危机意识的女人已经被她完美的毁掉了,现在,又要来一个了么?!哼,不管是谁,只要是和她抢夺聂斐然的女人,她都不会放过!

  八十八、无爱之战(36)

  如此复杂的思绪,乔亦翩仅仅在数十秒内就全部准备完毕,在一切都还没有摊开之前,她绝不会出自己的不安与算计──那样只会让丈夫的心离她愈来愈远。这种蠢事,她绝对不会去做。

  现在,她只需要继续表现出自己的温柔大方,雍容华贵就可以了。

  作为聂家的少夫人,她一向都是上社会社圈出了名的名门贵妇,姿态优雅仪态万方,从来不会表现出哪里不足或是孤陋寡闻,自然,容人之心也是不能少的。

  愚蠢的女人对付女人,聪明的女人对付男人。乔亦翩很清楚,对一般男人而言,一哭二闹三上吊想要挽回,那么他们是理也不会理你的,可你要是对他们不屑一顾,他们反而又会像是见了的苍蝇,死活盯着你不放。

  聂斐然不是一般男人,但是若对他一哭二闹三上吊,他也会和所有男人一样厌烦不耐,甚至原本就算还有的情分也会烟消云散。像聂斐然这般几乎不亲近女人的男子,死烂打不屑一顾都是没有用的,反而以退为进会更好些。

  他终究会是她的丈夫,她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抢走!

  为了表现出她身为聂家少夫人的大方得体,乔亦翩状似并没有看见聂斐然抱着娼的手,只是一如既往的出温婉柔情的笑意,轻轻地道:“斐然,娼儿这是怎么了,受伤了么?刚刚‘阎氏’的总裁打了电话来,说是明天要来接娼儿出去玩儿,可以么?”或许…阎尧可以成为她的盟友?!

  可是阎尧的子是出了名的古怪乖戾,到时候他会不会再反咬她一口,或者只是为了好玩儿答应与她结盟,从而让斐然看清自己的真面目?

  不,她不能冒这个险,阎尧就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太危险了!就连聂斐然都不敢说可以完完全全的了解他,又何况是和阎尧没有丝毫集的她?斐然和阎尧关系好,可那并不代表阎尧就能够接受自己的提议!

  与虎谋皮,太不智了!

  可是就这样放弃,她又不甘心。

  她爱了聂斐然那么多年,凭什么一个娼的出现就要将他从她身边夺走?他是她的,这一点无可厚非,谁也不能改变!

  阎尧不能和她联手,她也不愿意和个比自己危险聪明百倍的男人结盟,这条路行不通,只能作罢。可要她就这样放弃,眼睁睁地、忍气声地看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双宿双栖,这绝对不可能!

  她不敢动手,不能动手,但那并不代表她就不动手!

  这世界上多的人给她利用,何缺一个替罪羊?!

  乔亦翩的眼底迅速闪过一抹冷意,快得几乎看不见,可躲不过娼的眼睛。

  娼笑地看着乔亦翩迅速恢复的温婉脸色,粉噙着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完全不同于她平时娇俏可人,天真无暇的模样。

  可惜这副模样没有多少人见过,即使见了,大家也会认为是自己眼花了。谁会相信一个美丽甜蜜的天使会有这样冷佞的笑呢?

  拍拍聂斐然的手臂,娼附在他耳边小小声地道:“放我下来啦,人家可以自己走。”聂斐然不赞同的看她一眼:“只剩几步路而已。”

  “斐然哥哥──”娼不地鼓起粉腮。

  娇的一声呼唤,听得聂斐然浑身酥软,乔亦翩却是如坠冰窖,遍体生寒。

  八十九、无爱之战(37)

  耐不过娼的撒娇,聂斐然终究还是将她放到了地上,黑眸充怜惜地凝视着她巴掌大的小脸,摸了摸,这才回过头对乔亦翩道:“腾优回来了吗?”在他去接娼的时候曾让司机将儿子送回家来。

  正问着,一个小小的身子就扑了过来,目标是娼的怀抱,强大的冲击力直把娼纤细的‮体身‬连连往后撞了好几步,要不是聂斐然眼疾手快地揽住她的,估计此刻她已经成了聂腾优小朋友的垫子了。

  扁起小嘴,娼很不地看着一脸欣喜的聂腾优:“你小力一点嘛——”小朋友也学她扁嘴巴:“…对不起。”说着,就拉着她要朝客厅跑,边跑边道:“姐姐你快来,我给你看个东西,刚刚你不在的时候我发现的…”娼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一声,就被聂腾优给拉了走,只剩下乔亦翩和聂斐然夫二人站在门口。

  示意司机将车子开走,聂斐然淡淡地问道:“尧刚刚打的电话么?”

  “嗯。”她柔柔地回答,美目如水的凝视着心爱的男人“他还说很喜欢娼儿呢,我看他们俩郎才女貌,也般配的很哪!”

  “他们一点儿都不配!”连思考都没有思考,聂斐然冲口就是这么一句,直到看见子惊愕的模样才发觉自己失控了,黑眸不出些微的懊恼来。

  乔亦翩也是错愕不已,从她认识丈夫以来,他永远都是淡漠冷静的,别说是生气,就连听他大声说话也几乎没有过。她一直都以为他是内敛到了极致的人,却没想到他并不是没有热情,而是没有遇到那个能令他感情澎湃心动不已的人!

  不,或许娼并不是第一个,如果那个女孩也算的话,娼就是第二个了!

  乔亦翩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十年前她提出那个方法的时候聂斐然脸上可怕的表情。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修罗一样的冷酷森,然后他就厉声拒绝,可惜最后事情还是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也再没有笑过,若不是腾优的出生,她甚至都不敢想象他还有没有感情!

  悄悄地,乔亦翩握紧了拳头,眼睛里闪现过一抹深沈的杀气。

  但是脸上却依旧挂着温柔体贴的笑:“你累了是吗?还是先休息吧,要是真不想阎尧追娼儿的话,只要把娼儿送回家或者是拒绝掉就好了嘛,看你大惊小怪的,就算没有保护好娼儿,‘金融’也不会太过责怪你的呀。”她拿这个理由欺骗自己,宁可相信是丈夫害怕“金融”的势力从而不敢让娼认识些外人,也不愿相信他,其实是在嫉妒阎尧可以正大光明的追求娼。

  她爱得如此卑微,几乎把自己低到了尘埃里,他不是也爱她的吗?为什么这么快就变了呢?

  乔亦翩不懂,也不想懂,无论如何,最后的答案都不会是她想要的。

  黑眸渐渐深沈下去,聂斐然抿了抿薄,淡淡地道:“他明天要来是么?”

  “是。”乔亦翩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斟酌着出口的字句“他说不管你答不答应,都要听娼儿亲口告诉他才成。”该死的!

  聂斐然猛地眯起了锐利如鹰隼的眸子,尧就是不肯死心就对了?

  除非他死,否则谁都别想把娼带走!

  “我知道了。”聂斐然微微点了下头,看向子“走吧,进屋去。”说罢,自顾自便转了身走。

  乔亦翩咬着下默默地看着他修长英的背影,他从来都不会想要牵着她,从来都不想。很快地,她收拾好略显颓丧的心情,快步走上前,挽住他结实的手臂,见他看向自己,便出一朵美丽温柔的微笑。

  聂斐然静静地看了看她,也没再说话,却也没用拒绝她。

  这样,对乔亦翩而言,就够了。

  九十、无爱之战(38)

  啊—— ——还真的来了呀——

  娼趴在二楼阳台的栏杆上往下瞧,粉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对阎尧的兴趣先褪去了些,倒是对他身边站着的女孩子兴味盎然。

  玉雕般的食指摸了摸下巴,她眼含戏谑地望着楼下正彼此寒暄着的人们,出一抹颠倒众生的微笑。

  最先看到她的是聂腾优小朋友,在看到她后,他第一个动作就是从母亲身边的座位跳了起来对着她招手,嘴里还大声喊着:“姐姐、姐姐!”娼对着他笑笑,美眸瞥向坐在主位上的聂斐然,小嘴噘了噘。

  一道如火的视线猛地定格在她身上,那热情劲儿,简直能把她全身都给烧焦了。大眼懒洋洋地瞟过去,就见阎尧正勾着俊美无俦的微笑对着她眨眼睛。这要是一般女人恐怕早就给电得半死不活了,可娼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随后就别过头去,摆明了忽视他。

  阎尧也不生气,只是笑地凝视着她。

  聂斐然对着她轻轻一笑,招招手示意她下去。

  娼摸了摸下巴,考虑了片刻,还是决定乖乖地下去。

  乔亦翩最先开口,她拉着那个娼十分感兴趣的女孩儿,以一种十分亲切的态度为娼介绍:“滕秀,这是‘金融’财团的大小姐娼儿;娼儿,她叫路滕秀,今年二十七岁,你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娼但笑不语,眼神清澄的像水,却并没有先说话的意思。

  好朋友?是么?

  倒是路滕秀先开了口,她随着乔亦翩的热情介绍对着娼绽出一朵美丽的笑容,十分亲热地道:“哎呀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和娼儿一定会好好相处的!”小手捂住粉,娼轻轻一笑,绝美无比的容颜瞬间绽放出无限风情,真可谓是风华绝代也形容不了那一刻的美丽绝伦,看痴了聂斐然与阎尧,却也看呆了乔亦翩和路滕秀。

  直到过了好久,路滕秀才开口打破无边的沈默,她挣开了乔亦翩的手,热情万分的对着娼道:“娼儿真是漂亮!”是吗,漂亮么?

  娼抿微微一笑,大眼看向一直坐在沙发上不动的聂斐然。后者在接收到她有些无措的目光后,黑眸一软,便站了起来,牵住她的手,对着路滕秀道:“娼儿怕生,滕秀,先坐下吧。”说完就带着娼落座,两人离得极近。

  外人看起来,就像娼和聂斐然才是一对夫似的,路滕秀和乔亦翩反倒成了令人刺目的外人。

  最先反应过来的仍是路滕秀。她勉强出一丝微笑:“…好。”抬眼看了看乔亦翩,柔声道:“嫂子,我们也坐吧。”乔亦翩有些茫然地将视线从聂斐然同娼握的双手上移回来,不小心却对上阎尧了然且佞的黑眸,那里面是对她的嘲笑与讥讽。美颜一红,呐呐地道:“…嗯。”水灵灵的眸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娼好奇地大眼在此刻诡异的氛围中到处飘,得聂斐然顿然无力。

  大掌充宠溺地她的青丝,聂斐然淡淡地道:“乖乖坐好,不准捣蛋。”闻言,娼不地看他,却被一只大手遮住双眼。

  喝,真把她当小妹妹了呀!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