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8808 
上一章   第121章-第125章    下一章 ( → )
一百二十一、爱?我戒了!

  娼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大眼闪着泪光,不地看着聂斐然一步一步远离自己的视线。

  什么嘛,居然不准她玩,要她乖乖留在这里等他回来?!开什么玩笑!她是那么听话好摆布的人吗?

  樱微微噘起,娼拿着小叉子戳着蛋糕,眼神还是紧盯着刚刚走上台的聂斐然。他也在朝她这儿看,像是在确定她有没有乖乖地待在原地等他一样,黑眸里透出浓浓的暖意,还向她点了点头。

  “哼!”小脑袋一偏,她使子的扭过头不看他,小手握着叉子死命地戳着盘子里他给她端来的食物。

  一个清朗好听的磁嗓音从黑暗里传出来,然后她娇媚的身子就落进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好闻的男气息扑面而来:“这么演戏,不累么,还是说,你是真的爱上聂斐然了?”来人一身白衣,黑发如墨,俊美无俦。

  娼懒洋洋地软倒在他怀里,叉了一块被戳得惨不忍睹的蛋糕往他嘴巴里送去,男人乖乖张口,毫不犹豫地下──即使平里他根本不会吃这样的甜食。

  “娼儿,问你话呢。”在她细致如贝的耳垂上啃了一口“你不会忘记对我们的承诺吧?”话问的不疾不徐,但是里面蕴含的紧张担忧却显而易见的很。

  水眸懒懒地瞥过去,娼漫不经心地敷衍地“嗯”了一声。

  承诺?

  承诺要是可以信的话,她还会是今天的娼么?

  男人的承诺不能信,女人的承诺更是不能信哇!

  亏这男人高高在上俯瞰了人间那么多年,又掌控了那么庞大的势力,居然连这一点儿也参不透。

  或许不是参不透,而是因为爱得深了,明知道可能是假的,却也不得不去湘相信了吧。

  她笑得愈加开心,魅惑众生的桃花眼妖媚的能将人的灵魂走。

  有些不她的敷衍,大手摸摸她的俏鼻梁:“这么大喇喇地和我亲热,就不怕被聂斐然瞧见?”到时候可就百口莫辩了,因为现在他可不是那天那样平凡到让人看一眼都懒的外表。

  “有什么好怕的。”娼嘤咛一声,娇躯软软的“反正你在,他肯定看不到什么。”就算是看到了,估计看的也是她乖乖地一个人坐在这儿的模样。

  “小东西。”在她粉上轻啃一口“你算是吃定我了。”偏偏他也只能被她吃定,连反抗都做不到。

  “嗯…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件事儿要你去办。”娼任他亲吻,仰后出玉颈,感受火热舌在自己‮体身‬游走的美妙感觉。

  闻言,的亲吻霎时停住,黑眸又爱又恨地瞪着她好一会儿:“娼儿,你这是忘记了谁是主人了吗?”就知道这没良心的女人不会想他,但是她连一句好听话都不会说吗?居然在他情意正浓的时候这样的煞风景!

  娼睁开桃花眼瞄他一下,又懒洋洋地闭上:“没忘,不就是你和孽么。”这话说的,一丁点儿的诚意都没有。

  闭闭眼,试图掩饰住心底的怒气。

  半晌后,见那没心没肺的女人仍是一脸无所谓,不住凑上前去狠狠咬住她粉润的瓣,大手也爬进红色礼服内,攫住一只柔软浑圆用力,扯住一抹朱红玩,发出低哑的声音:

  “知道了,我去办就是了。”

  “嗯…”娼粉一勾,水眸闪着亮晶晶的光彩“想知道刚刚你问的答案吗?”一怔,他刚刚问了什么?

  “那就告诉你吧。”娼又懒洋洋地躺回去,红轻启,雪嫣的颜色就像是两瓣玫瑰花瓣“很简单,要骗过别人,就要先骗过自己。要演好一场戏,就要让自己先入戏,难道不明白这一点?”男人,啧!

  剑眉一拧,他又啃她瓣一口,低低地道:“只要你不爱他,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果她不能爱上他和孽其中一人,那么,就谁也不要爱。

  “爱?”娼笑笑,说出一句这些日子在聂家和小朋友抢电脑看到的一句话“我戒了!”蓦地,俊颜一冷:“有人来了。”

  娼懒洋洋地看看他,不急不躁:“那你还不走,去帮我办事去。”又恨又爱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那没良心的女人仍是不看他一眼,黑眸一眯,凑上前去狠狠地吻住她,薄微扬:“我会做好的。”说着,刹那间便消失的不见踪影。

  一百二十二、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上)

  打了个呵欠,娼像是没骨头似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玉手撑住精致小巧的下巴,静待敌人的到来。

  无聊的宴会,无聊的男人,无聊的一切…连空气都这么无聊。

  她果然是无法对某样事物喜爱得久一些啊!

  不过能怪谁呢?

  谁教那些东西的吸引力越来越小呢?

  就在她百无聊赖地开始继续戳蛋糕的时候,一抹高挑纤细的白色身影出现在她面前,香奈儿五号的香水味也随之而来。

  大眼闪了闪,其实她从来不用香水这类人工化妆品的。

  “亦翩姐姐,你怎么来了?”站起身,做出无辜想不到的模样,楚楚可怜,像只小白兔,非常好欺负的小白兔。

  她这样友好,乔亦翩自然也不会口出恶言“娼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呢?”

  “哦,斐然哥哥去讲话了,不让我跟,说我会让听他讲话的人分心。”娼扁起红,有些委屈。

  乔亦翩一怔,随即笑道:“斐然一向都带我一起上去,我也是要向员工们问好的,毕竟是老板娘嘛,啊,我先在这儿陪你说会儿话好了,待会儿再过去,也免得斐然等得极了。”美丽的脸上挂着浅浅的温柔笑意,高贵典雅雍容大方,的确是完美子的表率。

  欺负她没听见两人的谈话么?

  若非聂斐然对她有愧疚之心,她哪来的本事在这儿嚣张!

  哼,就算乔亦翩肯乖乖地和聂斐然分手,也得问问她同不同意呀!

  和乔家永远合作?

  赡养费随乔亦翩开口?

  怎么可能!

  她要的,不仅仅是他们夫决裂,还要乔亦翩被自己最心爱的男人恨之入骨!

  心思百转千回,可娼面上仍是一派天真无:“真的吗,可是斐然哥哥说待会儿要宣布我们的婚期耶!”乔亦翩脸色一沈,她究竟是真天真还是城府深?!

  这样的怀疑一闪现在脑海里,就再也挥之不去。

  可是当她看见娼脸上眼里的纯真干净时,却又迟疑了。可能吗?这样清澄无瑕的目光,会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所拥有的吗?她就算心机再深沈,又怎么能预料到腾优会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斐然会请她到聂家做客,甚至爱上她呢?

  不,这应该只是巧合而已。

  面前这个女孩儿,不过是个被保护在象牙塔里永远长不大的公主罢了,她根本就是什么也不懂,所以才会这样做人家的第三者!

  想到这儿,乔亦翩也就释怀了。既然娼不懂破坏别人家庭的罪恶的话,那么她来教她不就成了吗?

  “你知道吗,娼儿,刚刚我来的时候听见好多人都在讨论斐然带来的女孩子是谁,说她美得不可思议,简直能让人失了魂!”乔亦翩努力笑得温柔真诚些,不想把娼吓跑。

  “真的吗?”娼很配合的出惊讶的表情,事实上,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些人的心声呢?

  “当然啦!可是…”乔亦翩适时地出略显黯然不安的神色,想要勾起娼的好奇心,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她得出一个结论:娼,十分贪玩儿,好奇心也不是一般的强,对好玩儿或是有趣的事情一定是要刨究底的。

  水眸一闪,娼更加配合了:“可是什么,可是什么呀!”大眼睁得大大的,一看就是个好奇宝宝。

  “可是他们说,总裁不是都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会带着一个女孩子呢?还有哇,有人说斐然是个朝三暮四的‮心花‬男人呢,也有人猜测说娼儿你是第三者,要遭天打雷劈的!这样下去的话,不仅你的名誉会受伤,连斐然都会因此遭到波及!”乔亦翩状似真诚地握住娼的手“待会儿我去宣布一下,就说斐然认了你做妹妹,是我们聂家的小姐,好不好?这样的话,不仅你的名誉可以保存,斐然也不会受到伤害!”说完,是期待的盯着她。

  娼笑笑,见招拆招“不会的,亦翩姐姐你放心好了,斐然哥哥说会保护好娼儿,一辈子不让娼儿受伤害的!而且,有哥哥们在,没有人敢侮辱娼儿的,我哥哥也是‮心花‬男人呀,可是大家都说他好有魅力哦!而且…”小脸陡地羞红“人家就想喜欢斐然哥哥嘛,我要和他永远在一起。”

  一百二十三、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中)

  乔亦翩脸色陡变。

  保养得宜的纤细素手暗地里捏成了拳,美丽的脸上温柔依旧,如果是第一次见到她,你绝对不会相信她居然已近不惑之年,而正是这样阅尽千帆的自信,让她无论面临怎样的威胁,都不肯轻易服输,坚信自己可以扫开面前的一切阻碍。

  娼笑得无比甜美,还主动上前扯住乔亦翩的手轻轻摇晃,就像两人是亲姐妹般亲密:“亦翩姐姐,你放心吧,我会对斐然哥哥很好很好的。”说着,粉绽开绝丽的笑,水眸也瞟向不远处正往此处看来的聂斐然。

  “娼儿。”乔亦翩和颜悦的也反握住娼的手,为那牛般的雪滑触感恍了一下神:“不是嫂子说你,而是…唉,你当真是不明白吗?我们管那些介入别人婚姻的人叫小三,她们这么做是不道德的,社会是无法容忍她们的!我爱斐然,你也爱斐然,可是爱是伤害一个人的理由吗?人家会说聂斐然为了权势抛弃原配另娶娇,他的名誉很有可能就这样一蹶不振了呀。”水气弥漫的双眸透着淡淡的柔弱哀伤“我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况且,即便是斐然承诺了会保护好你,可是──面对全世界的人都在污蔑他,指责他,娼儿,你又怎能忍心?”娼一直好奇地盯着她瞧,看着她把戏做的八面玲珑感人肺腑,爱一个人就是要为他好,就是要牺牲一切做对他有益的事情,奉献出自己的一切,就算是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话说得,真是不错。

  于是她也带着无的笑容应战:“可是亦翩姐姐,现在没有人污蔑斐然哥哥,也没有人指责他呀,没有人敢这么做的,你就不要担心啦。”敢同“聂氏”、“金融”公然作对的人? ?有么?

  “可是公道自在人心,大家早晚都会知道的,那时候就算他们不说,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呀!”乔亦翩有些急了,好话说尽,这丫头却仍是这般坚定不移,这怎么能行!

  公道自在人心?

  水润的桃花眼迅速闪过一抹好笑,这女人也配说这句话?

  不想再和她耍嘴皮子,娼出阳光般璀璨的笑容,挽住乔亦翩的手臂,拉着她坐下,才一脸的惊讶“噫,亦翩姐姐,你今天穿的衣服好像我的哟。”娇媚绝伦的小脸上仍是一派天真,就好像这句话只是她无意间开口的一样。

  被挽在手上的臂膀猛然一僵,乔亦翩顿时呼吸一窒──她的确是在模仿娼的穿衣风格,还换掉了她一向热衷的钻石首饰,可聂斐然没有注意到,却被娼发现了!而娼,今竟是一反常态不是白裙飘飘,反倒是一袭红衣,人。

  似乎怎么学,都不是聂斐然想要的那一个。

  也就是这样的哀伤,令她忽略了娼眼底不折不扣的慵懒笑意,如果她注意到了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了。

  但她并没有注意,也就是说,这个假设不成立。

  娼懒洋洋地四处瞄了瞄,松开了挽着乔亦翩的手,致命的打击一下就用完就没意思了,慢慢来才是她的一贯作风、就在乔亦翩思绪莫名的时候,一阵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然后就有几道身影停驻在她们休息的附近,由于‮大巨‬盆栽的遮掩,她们看得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见她们。

  娼撑着下巴,好奇地往外瞥了一眼,却被两道灼灼的视线给拉了回来。抬头,发现是聂斐然,那厮正一边说话一边往她这儿望,像是叮嘱她不准不乖似的。粉一噘,娼当机立断地别过头,将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那票未知人类的身上。

  八卦,果真是人类所共有的天啊!

  尤其是对感到极度无聊的娼而言。

  乔亦翩也是柳眉微蹙,就想站起来命那些人走开,免得干扰到她和娼,谈话还没有一个结果,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

  可正当她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那群人说的话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力,令她缓缓地平息了腔的怨怼转而专心坐下聆听。

  纤细如玉的食指轻轻点上自己的瓣,娼百无聊赖的勾画着自己完美的形,娇滴的樱瓣在灯光下更是显得娇如玉,吹弹得破。

  好吧,既然她想听,那她就奉陪好了。

  一百二十四、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下)

  “…你们说那女孩儿是个什么来头啊,瞧总裁对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我进公司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见他有那样的表情呢!”声音略显低沈的女声穿过‮大巨‬的盆栽,投入娼以及乔亦翩的耳朵。

  放下瓣上晶莹剔透的指尖,娼漫不经心地瞟了乔亦翩一眼,笑容愈发明媚动人起来。

  “也是,之前总裁夫人不是也带着小少爷来过公司吗,我看总裁的态度也没这么温柔啊。”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平里酷酷的就帅得惨绝人寰了,一下子温柔起来,还要不要人活了?”到最后已经变成了纯粹的花痴。

  娼继续好整以暇的听,水润柔媚的大眼闪着异彩,宛如晶莹剔透的水晶,美得纯净无暇。

  “噗──”又是一个女人,她的笑带着嘲讽和无奈“拜托,咱们进公司这么久了,你见过总裁对我们瞧过一眼么?越是站得高,就越看不上我们这些小喽罗,这些你还不明白?”长得是不错,可是人家出生在富贵之家,含着金汤匙,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像她们这般,在平常人眼里可能算得上都市美女,可在人家看来,估计也不过是堆庸脂俗粉。

  高高在上的大总裁怎么可能真的看上小虾米?又不是言情小说或是韩剧,人要是没有自知之明,会摔得很惨。

  美丽脱俗的大家闺秀人家都不屑一顾了,她们这种生活在下层的女人,又怎能入得了总裁法眼。

  可惜的是每年都有各式各样的美丽女人以为自己可以接近总裁,就算只是个情妇的角色也是求之不得,可是他又怎么会给其他女人一眼的施舍呢?爱他的人也好,爱他的钱也罢,他永远站在高高的云端仰望着你,即使只是淡淡的看着,你也会有种被世人嘲笑讥讽的感觉。

  受过高等教育气质绝佳的上社会美人都不见得被他待见了,他又怎么可能给庸脂俗粉希望呢?

  “也不是不明白,咱们都是做过美梦的人──虽然最后的结局还真是梦。”那个尊贵的男人根本不屑于看她们一眼,让她们连将他代入梦中的勇气都没有“反正看到他刚刚的表情,我是不嫉妒了,倒是感慨万分。”

  “有什么好感慨的呀!”最初说话的女人又开口了,她的声音有种类似于男人的沙哑低沈“一看被他搂着的那女孩儿就不是普通人,天使一样的美人,你真以为一般人家养的出来?她要不是养在深闺的大小姐,就必定是真正的天使下凡了。”娼粉微扬,天使?

  倒是会想象。

  “也是。”一个女人符合了一声,突然“咦”了下:“那他们是什么关系啊,总裁…好像已经结婚十年了吧?!”此话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唯有乔亦翩敛散了原本略显沈寂的眸子,透出一丝期待来。

  她在盼着有人猜测自己的第三者身份然后大肆抨击鄙视从而旁听么?

  娼微微一笑,也不说话,没有丝毫不悦之

  沈默了良久,才有一个女人道:“那又怎么样,人家喜欢谁不喜欢谁,结没结婚,咱们管得着么,再说了,上社会那些人,有几个是干净的?你们看那几个稍微有点钱有点样貌的男人,有哪个在外面没有另筑爱巢?总裁能维持这么些年的干净,已经是奇葩一朵了。”

  “可是…”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些许迟疑“不是都说总裁和夫人鹣鲽情深恩爱不已吗,而且他们连儿子都十岁了呢!”

  “切,那算什么啊!”一个女人冷哼一声“你看哪对有钱夫在媒体前不是恩爱恒逾的模样啊,做戏而已呗!”之后是略显青涩的女声,她一直没得上话,在听了这么多之后,才险险来了一句:“这样的话,聂夫人不是很可怜吗?她好像很爱总裁的样子。”男人总是这样喜新厌旧,而女人,似乎也都是这般委曲求全。

  丈夫将自己忽略,带了另一个女人参加家族企业的尾牙,这是多大的羞辱,偏偏夫人来的时候却依旧妆点着柔美温婉的笑容。

  看着爱人抱着别的女人,将自己彻底遗忘,自己强颜欢笑,才是世界上最最痛苦的事情吧。

  一百二十五、蜚语流言(上)

  因为那个女人的一句话,乔亦翩的眼睛狠狠地快速眨动了两下,嘴也有些颤抖,却依旧直地坐在那儿,不发一言。

  娼笑意盈盈地看过去一眼,又瞄了瞄巨型盆栽后面的几个女人,不由地微扬粉,气定神闲地端起小茶几上的果汁轻啜一口,乔亦翩不动,她也就不动,以静治静。

  半晌,有人不屑地嗤笑一声:“拜托啊小姐,你才来公司多久,就敢说聂夫人很爱咱们总裁啊?”而且就算那是真的,也不能只看表面好不好,聂夫人比起她们是要高贵优雅美丽的多,可是要达到将聂斐然收入囊中──恐怕功力尚欠。

  先前为乔亦翩抱不平的女人显然很不赞同:“可是既然总裁已经娶了人家,又怎能就这样移情别恋呢?!”水眸微微闪动,娼有些啼笑皆非,还真有天真如此的女人哪,真是少见,不过…慢慢的就会改变了吧,哪有人真能一辈子天真无下去的,早晚有一天残酷的世界会让她彻底清醒。

  啊…说到这里,她还有一个小宠物,好像很久都没有去看看了啊,前些日子还想着去一下,结果就这样干净利落的忘记了!

  浓密斜飞的黛眉微蹙,娼点点自己的额头,对已经很久没见的小宠物瞬间就起了无尽的好奇。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模样了呢,自己可是专程代孽好好调教的呀——啊——想到就忍不住想要去看了…娼一向追随自己的心走,现下有了其他的念头,原本的计划也就瞬间被她抛到了九霄云外,伸了个小懒,眼看就要站起来,后面一个女人的话却引起了她的又一波兴趣。

  “你懂什么!”对于女人说的“婚姻专情论”表示嗤之以鼻“我们总裁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崭新的八卦瞬间勾起在场所有人的兴趣与注意力,个个眼眸发亮的盯着爆出猛料的对象“怎么说?”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个女人耸耸肩,从娼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模样,高挑修长,青丝完成一个优雅的髻,虽然没有倾城,却也是难得丽人一名。“毕竟咱们都是一起进的‘聂氏’,这个消息也是我听元老前辈讲的。”不过讲完之后前辈的神色登时就变得青白加,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吓得她保守了这个秘密直到现在,若非在场的都是平好的姐妹,她还真不敢就这样说出口。

  “到底是什么,你快点说,这样吊人胃口是不道德的!”女人耸耸肩,这似乎是她的习惯性动作。至少娼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了:“先等等,你们觉得夫人怎么样?”提出“婚姻专情论”的女人抢着开口:“这还用问,美丽大方温柔高贵,典型的上社会贵妇,和咱们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和总裁郎才女貌非常的般配。

  是么?

  娼笑笑,也不急着走了。

  听到赞扬的乔亦翩,微微扬起一丝浅笑,神情由最初的焦躁缓缓地走向温婉,一贯维持的高贵优雅形象重新树立的坚定不移。

  “切──”不知道是谁不屑地切了一声“你是新来没多久,没见过她几次吧?那女人看着是大家闺秀,背地里的手段狠着呢!还记得微安吗?”见众人点头,又道“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因为窃取集团机密被辞退?她傻呀她!做总裁的秘书不比做间谍来得好?咱们总裁虽然人冷漠了点,但是对员工绝对是大方的,只要本本分分做事,他是绝对不会亏待咱们的。”这一点从她工作短短五年就买得起市区公寓可以看得出。

  “这倒是。”有人点头赞同“只要努力做事不捅娄子,总裁对我们的确是很好的。”

  “是呀。”爆料的女人继续爆料“可是微安她不是啊,她喝的是洋墨水,作风开放又大胆,结婚了离婚不就成了这是她的口头禅,你们想想,依总裁那样的天之骄子,微安还不卯足了劲儿去逮?她不像我们,只敢在心里YY,人家可是真实弹的进攻的!”

  “真不知她是勇敢还是愚蠢,居然当着夫人的面说要公平竞争,的确,没错,这是个法制社会,可是死在沟里暗无天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仗着自己的弹身材天使面孔,就想攀上总裁?不得不说微安是蠢毙了才会做这种事情。”

  “夫人是谁啊,她可是乔家的大小姐,聂家的少夫人,还为聂家生了个小少爷,这地位,是区区一个微安撼的动的?这下好了吧,最后落得个盗窃集团机密被驱逐出境的下场,可是这就完了?不久可是就传来了她在美国被轮致死的消息啊!”“你们不会以为一切都是那么巧吧?被微安挑衅之后夫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正常吗?再说了,微安领的是美国国籍,在美国生活了那么多年都是好好的,结果驱逐出境后反而死了,还是被杀,你们就没动点儿脑子想想?”

  “这世界上要真有那么巧的事儿,我也不会连买十支股票支支跌的跟戴了绿帽子一样!”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