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12234 
上一章   第141章-第145章    下一章 ( → )
一百四十一、想扳倒娼我们必须合作(上)

  路滕秀心不在焉地在花园里闲逛,美丽的脸蛋绷得紧紧地,眼神严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她原本只是无意中的经过,并没有想到要偷听聂大哥和娼的对话,可是他们的话题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于是这才身不由己地躲在了门后,当娼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她的心都是高高揪着的。

  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的回答竟是那样的。

  只是世的关系,在他心目中,真的就只是因为这样吗?

  双手不由地绞的更紧,路滕秀失魂落魄地摘下一朵花,然后一瓣一瓣的捻碎,眼睛里也越发地出恨意。

  为什么总是轮不到自己呢?!

  为什么总是有人来和她抢呢?!

  从聂大哥对娼的态度来看,他是爱惨了她了,现在要说什么将他抢过来或者是诋毁娼在他心中的地位──都已经晚了!再加上娼的家世,不娶她的才是傻子!自己又能拿什么和人家比?可是就这样放手了,真的就能甘心吗?!

  越想越是克制不住心魔,掌心的花瓣已经被捻烂了,嫣红的汁栖息在雪白的掌心,看起来尤为惊人,无比的怵目惊心。就像是一滩逐渐在扩散的血迹,一点一点慢慢地侵蚀着干净的手掌。

  既然不能去抢,就只能去毁了。

  路滕秀微微眯起眼睛,冷睇着掌心鲜无比的花。

  就在她准备转身的前一秒,乔亦翩出现在她面前,一向高贵美丽的脸上挂着一抹诡谲的笑:“怎么,吃醋了,不装圣母了,想报复了?”问完,还忍不住弯笑出声,似乎自己问的话十分有意思一样。

  路滕秀的眼神不由自主地闪烁了一下,别过脸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相信乔亦翩一次是笨,相信第二次可救药了!如果在这个时候还要去相信她,那么自己跟猪有什么分别?!

  这也不是乔亦翩第一次找她合作,当年对付那个最大的情敌的时候甚至还是自己先开的口,可是后来──路滕秀发现自己真真是蠢到了极点!原本还想利用乔亦翩,却没想到对方棋高一着,竟是反过来利用了自己!

  可笑的是当时自己居然还没有看清她的真面目,心以为除掉了最大的情敌聂大哥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谁能料到却被乔亦翩得了渔翁利!

  之后的十年里,她小心翼翼地溜着乔亦翩,盼着从她口里得知聂大哥的近况,扒着与乔亦翩的闺蜜关系正大光明地来聂家做客,在难耐的日子里远远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心里恨得牙的,却不能说,还要装出一副与她友好的模样!

  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相信乔亦翩的!

  “哦?你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乔亦翩轻轻地笑了,美丽的眼睛四处看去,像是在欣赏周遭的风景,而后笑道:“虽然年纪大了,可是…好像也没什么长进哪,路滕秀,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愚蠢,比起十年前,简直是──”她拉长了语调,畔一抹冷笑也更显得讽刺“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路滕秀脸色一变。

  “我什么?”乔亦翩“呵呵”的笑出声“难不成我还说错了?在爱情里,盟友下一秒就能变成敌人。当年我们俩的角色如果转换一下,你也会和我做同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吗?再说了…这一次,你我二人都很明白,想将斐然抢回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了,那么,既然不能从斐然身上下手,就只能对娼下手了。而想扳倒娼──你以为凭你一个人,就能够?”路滕秀一窒,心里开始动摇。

  乔亦翩是何等精细的人物,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路滕秀心里想的什么,于是她的神情登时就变了,由原本的鄙夷变成了诚恳的央求:“滕秀,我们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虽然彼此心里都有芥蒂,可是咱们心底都明白,唯一称得上朋友的,也就只有对方了呀!就算十年前是我利用了你,背叛了你,可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敌人是娼,而不是彼此呀!如果这种时候我们还不能互相信任互相帮助的话,那么,斐然就真的不会再回到我们身边了!难道你想就这样看着斐然娶了娼,两个人天天在一起甜甜蜜,而你,就只能在墙角哭喊哀求吗?滕秀,你也不是笨蛋,应该看得出来斐然的心思现在全在娼的身上,如果真的让他们俩在一起了,那么──这往后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吗?!到时候,我失去斐然,失去聂家少夫人的身份,而你,也再不能借着理由住到聂家,更无法得到斐然一眼,这样的事情…你真的愿意让它发生吗?!”乔亦翩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路滕秀陷入了惘的思考当中。她知道乔亦翩说得对,这的确是唯一的方法,但是问题在于──她真的可以相信乔亦翩吗?!

  “我知道你可能不会再相信我,但是有一个人,你可以相信。”乔亦翩看出她的犹豫不决,故而将自己最大的王牌亮了出来。

  “…谁?!”

  “阎尧。”

  “是他?”路滕秀明显一愣,怎么也没有想到阎尧那儿去“这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扯上他?”

  “很简单,因为他要娼。”见路滕秀神色一变,乔亦翩便知道自己已然成功了一半“你也知道,娼的美,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实际上,真的是比我们高出了几百几万的层次。那样的美女,哪个男人不会心动?!阎尧也是男人,他当然也不例外。”路滕秀也是一点就透:“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找他合作?”刚说完这话就意识到了不对,乔亦翩说的是可以相信,而不是可以找,难道说──“他已经答应了?”

  “说来你可能不信,是阎尧主动找上我要求合作的。”乔亦翩自然不会讲阎尧和自己的约定讲出来,反正挂了个合作的明头,在路滕秀面前,还不是什么任由她说?反正路滕秀也没有那个胆子去找阎尧证实。

  不准伤害娼…这怎么可能!

  娼活着一天,聂斐然就不会是属于自己的!

  所以,无论如何,娼都必须要消失!

  可是娼又为什么会消失呢?

  到时候,那可就不关她乔亦翩的事了…美丽的水眸若有似无地看向路滕秀,畔勾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一百四十二、想扳倒娼我们必须合作(下)

  一直陷在自己的思绪中,路滕秀儿就没注意乔亦翩的眼神。她只顾着计算自己的利益,估量相信乔亦翩对自己有没有害处,却完全没想到是否要探究一下她们的目的最终将走向何方?

  她想要娼死,乔亦翩也想要娼死,可是阎尧却要得到娼,那么,在不引起聂斐然和“金融”财团怀疑的情况下,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要骗过那个狼一样残暴无情的男人。

  可是那个黑锅要谁来背呢?!

  乔亦翩的笑容突然变得无比诚恳,趁着路滕秀尚自沈浸在自己的心思里,便一把握住她的手:“滕秀,我也知道,这么些年来也算是辛苦你了。路伯父路伯母一直都希望你能找个好人家,让自己的终身有个依靠,可你一心系在斐然身上,任凭别人说破了嘴也不愿意妥协…难道你真的就打算一辈子都这样了,不去争不去抢,也放弃了对斐然的执念了么?”

  “我──”路滕秀原本想回自己的手,却在乔亦翩说话的那一刻不由自主地停顿了。是呀,她真的还要继续这样浪费自己的时间吗?!已经不年轻了呀!爸妈盼着自己成家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可每次都被自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了,但是谁不晓得真正的理由是什么呢?

  这一次不去拼,就真的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呀!

  背水一战,不管是输是赢,她至少努力过。

  见路滕秀神色较之先前动摇的更为厉害,乔亦翩更加用力地握住她的手:“滕秀,你不笨,应该看得出来,腾优…多半是回不来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神色有些凄,这并非作态,是真心实意的伤心,这世界上有哪个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孩子呢?只不过──有的时候,孩子也不过是为了奠定自己的地位的工具而已,当面对更大的利益的时候,就算再怎么心痛,也终究是要牺牲掉的。

  路滕秀被她语气中的绝望哀伤震撼住,不由自主地看向她,嘴颤了颤,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乔亦翩鼻子,又做了个深呼吸,这才道:“腾优是聂家现在唯一的继承人,也是我在聂家地位的最重要的保障。他不见了,我这个聂家少夫人的位子又能做多久?斐然会和娼结婚,娼年轻貌美,会为他生下更加健康漂亮的继承人,再加上‘金融’背后的势力,聂家除非是傻了,否则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你的意思是说──不管是聂大哥还是聂伯父,他们都会只认准娼做聂家的少夫人?!”路滕秀神色一震,她的确不笨,在某些关键的地方是一点就通的。

  可是不笨,并不代表聪明绝顶。即使她再聪明再慧黠,也抵不过心机城府深到了极点的乔亦翩。

  试想一下,一个做了那样天理难容的坏事的女人,竟然能将那件肮脏的事情掩藏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并且毫不心虚地接收了受害人的一切,甚至还博得了人们的同情和喜爱,这样的一个人,她的脑子会是何等的曲折盘绕,又怎么会是路滕秀这样自以为是的女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难道不是这样吗?”乔亦翩看着她,苦笑了一下“这个世界上,美貌能够比得上娼的女人,能有几个?!即使不甘心,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子!枉费我被称作上社会最美的女人,可到了娼面前,和小草又有什么两样,云泥之别都不足以形容我们之间的差距!再加上‘金融’财团的势力…你以为不除掉娼,我们会有机会吗?!可以这么说,只要娼存在的一天,斐然的心,就不会属于别的女人!”包裹在乔亦翩手掌里的双手开始微微的颤抖,乔亦翩不着痕迹地往下看去一眼,一抹得意的狡黠从眼底一闪而过,嘴上却不忘记继续说服路滕秀:“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假使娼真的死了,那么──聂家少夫人的位子,也轮不到我了。”见路滕秀不解地看向自己,她淡淡一笑,眉眼间极富技巧的出些许哀愁的颜色出来“因为,无论如何,腾优都是回不来了。那些绑走他的人,很明显要的不是钱,也不是和聂家有过节,他们可能只是为了某个目的才这么做的,但是──不管是什么目的,都是敲响我的丧钟。没有了腾优,公公婆婆是不会再接受我的了。而你…将会是唯一适合入主聂家的人选。”

  “…我?为什么?!”那么多的名门淑女,为什么会是她?!

  乔亦翩含深意地望了她一眼:“聂家和路家是世,路伯父路伯母一直都很希望你能嫁进聂家,是吧?”得到了路滕秀的颔首后,她笑了笑,眼神里有某种奇怪的东西在闪烁“这不就结了?!没有了娼,‘金融’自然不会再被聂家攀上什么关系,而路伯父也肯定会趁着这个机会向公公提议两家亲上加亲,再说了,你这么多年没有嫁人,不就是为了守着斐然么?!大家虽然嘴上都不说,但是心里都清楚。到时候没有了‘金融’这个亲家,公公必定会迫于形势和路家联姻,如果他决定另选儿媳的话,那么就是置两家情于无物,又怎么能在商场立足?”路滕秀想了又想,似乎…自己真的是没有拒绝联手的理由!

  于是她也扯出虚伪的诚恳笑脸:“那嫂子会尽全力帮我的是吗?”嫂子…看你还能得起这个称呼多久!

  “那是自然的,我既然得不到斐然,又怎么愿意让娼得到他,比起来,我更愿意将他双手奉给你。”乔亦翩也跟着笑得一脸可信真诚。

  呵呵,最后的结局可不能这么快就下定论呢,如果最后娼死了,路滕秀背了杀害娼的罪名,那么──聂夫人的位子,舍她其谁呢?

  至于娼的死会引来多少人的流离失所,会害得多少家庭分崩离析,那些,全然不在她的考虑之内。

  她要的,只有一个聂斐然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两个人彼此勾心斗角,肚子里打着各自的算盘,谁也没去想,倘若到时候这事儿真的成了,那么──聂斐然的反应呢?!

  这个问题,她们都忽略掉了,聂家现在的大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是不言而喻的,她们凭什么认为聂父认可了,聂斐然就一定会喜欢呢?如果真的是聂斐然心中所爱,那么,即使是天皇老子来阻挡,他也是见神杀神,遇佛杀佛!

  于是至此,二人直接拍案论板,协议达成。

  一百四十三、她终究是娼!

  其实娼对于天气什么的不是很反感,毕竟这也不是她能控制的。一个人要是看什么不顺眼,那就要有去毁灭的本事,如果既看不顺眼又没本事,那就是蠢货。面对自己改变不了却又不喜欢的东西,只有五个字可供选择:眼不见为净。

  所以,和孽对白天的厌恶是被她极为不的。

  相比较而言,她是比较喜欢黑暗,但是白天也在她的审美之内,偶尔散散步吹吹风什么的也算是比较抒情的一桩美事。

  像现在这样,阳光透过玻璃晒进花房,透明的水晶茶几上摆了几份精致的小点心,一杯花茶晕染着淡淡的清香,小黑乖巧地趴在桌面上,雪白雪白的模样和周身的花朵相得益彰。长长的尾巴茸茸的甩来甩去,黑漆漆的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着娼看。

  “啊——”娼很是不雅地伸了个懒,可就是这样一个不雅的动作,在她做来竟是那般的娇俏可人。

  纤细如玉的素手缓缓地摸摸小黑的脑袋,水瓣漾起天真纯稚的笑:“小黑呀,你说──他们还按捺得住多久呢?”问罢,自己轻轻笑起来。

  本来她只是随口一问,反正乔亦翩那些人的动作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只是懒得去看而已,不然到时候没有了惊喜可就不好玩儿了。可谁知道竟有人回答了她:“已经按捺不住了。”啊哦——娼眨眨柔媚勾魂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的眼尾出一丝若有似无的浅淡笑意。伸手将小黑从茶几上捧起来放进怀里,她一边慢慢悠悠地抚着小黑光滑如水的,一边懒洋洋地将眼神从花朵上调到花房门口,黛眉一挑,很是兴味地问道:“噫,是什么风把阎尧阎大少给吹来了呀?”还以为他能忍几天呢,啧!

  阎尧潇洒地双手兜,修长英的身子倚在花房的玻璃门上,一张俊美的令人无法呼吸的脸庞带着佞的笑:“还能是什么风,我想你了,自然就来了。”闻言,娼忍不住欢笑出声,小手捂住粉瓣,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数不尽的盎然笑意:“那我可真是罪过了,居然能教视女人为无物的阎大少放在心里。”阎尧拧起剑眉,走近她,薄冷冷地一撇:“我在外面为你劳心费神,你可倒好,一个人在这儿可是享受。”光浴加点心宠物,还有一脸没心没肺的笑。

  浓密纤长的眉微微一挑,娼为其语气里淡淡的委屈哀怨觉得非常好笑,她也不站起来,也不抬头看他,就是平里娇媚入骨的妖娆模样,纤肩因为笑还颤着:“瞧您这话说的,我只是个女人而已,还能成什么大事不成,您这语气很容易让我认为您很小心眼儿呀!”啧,男人。

  黑眸闪过一抹不悦,修长的指尖勾起尖细的下巴,深邃的眼神在面前这张美得举世无双的容颜上来回审视,试图看出些什么来:“你是女权主义者?”

  “噗──”娼忍不住笑出声,懒懒地伸手打开他挑着自己下巴的大手,打了个呵欠──这样的动作一般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她困了,要么就是她觉得无趣了。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后者比较有可能。“什么女权男权的,这些是什么?”在她的心里,不管男人女人,只有足够强的人才配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傲视天下。

  男人怎么样,女人又怎么样?

  弱者只不过是沟里苟延残的蝼蚁罢了,只有强者才是世界的主宰。

  “你这女人──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阎尧被她气得牙的──天知道以往有谁敢这样气他!如果不是她,其他人估计早就被他大卸八块丢到海里喂鱼去了!

  娼狐疑地看向他,桃花眼眨了眨,长长的睫扇动着,在阳光下形成一道美丽的屏障。半晌,她才凉凉地道:“我有什么必要告诉你么?”他以为他是谁呀用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跟她说话…哼,这男人还以为她是十年前任他欺凌的小可怜么?

  男人哪,就是自大,难道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吗?

  “我是你的男人,你当然有必要告诉我。”出乎意料的,阎尧居然没有大发雷霆,而是用一种十分严肃的姿态说出了这句让娼瞬间被雷到的话。

  黛眉一挑,娼摸着小黑的,忍不住笑了:“谁跟你说你是我的男人了,我承认了吗?这世界上想做我男人的那么多,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的话,那我岂不是男人遍天下?阎大少,我可是很挑的。”就算是极品的美男,也得看她的心情怎么样哩!逢着她不开心的话,就是天王老子也只有向她低头的份儿!

  她高兴的时候可以做个柔情似水的小女人任你捏圆扁,可是不要忘记──她终究是娼!

  她爱怎么对你都是她自己的事儿,你要不要反抗都可以,只要你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可是,如果赢不了她的话,也就只能在她脚下俯首称臣了,而那时,她对你的兴趣还在不在,这谁都不知道。

  阎尧明显地有些不悦──在他心底,不管娼现在是何种模样,只要他相信了她之前对他说的话,她就永远都是十年前那个在他身下哭泣绝望又柔弱不堪的女孩儿!也就是说,只要他相信她是当年那个女孩,她就永远是属于他的!

  至于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既然她不想说,那他就可以不问,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要重申,那就是:她是他的女人!

  他阎尧一辈子没对女人上过心,唯一一个看得上眼的就是十年前可怜兮兮的娼,可他的心还没有动的彻底她就消失了,于是那份心动就被他掩埋在了心底。但是现在,她既然回来了,那么他就要把当年没有动完的心继续动下去!

  不,或者不需要再动了,在见到重生的娼之后,他的心就不再属于他自己了!

  阎尧很清楚,这一切不是童话,他是真的在第一面就被娼勾住了魂,这个女人是危险的毒药,你明知会死,却仍然不肯退后。

  一百四十四、你不会背叛我的,对吧?

  “你承不承认不要紧,我认定你就行了。”阎尧这话说的自信十足,一双湛幽深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娼看,修长的身子宛然如一道屏障般挡在她面前。

  听了这话,娼更是笑不可仰。清脆如铃的笑声响彻整个花房,伴着阳光与花香,此时的她,看起来就犹如出尘脱俗的仙子一般清雅美妙不可方物:“阎大少这样可是会教人误会的喔,毕竟我脚下踩的可是聂家的土地。”阎尧走到她面前,单膝跪下,温热的大掌执起她放在小黑背上的柔荑,送至边轻轻吻了一下“娼儿,跟我说实话。你待在聂斐然身边,是不是为了报复?”娼绽开如花笑靥,任由他将自己的手越握越紧,粉漾出莫测高深的弧度:“你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么,怎么,你是想要为聂斐然护航,还是想要替他向我动手哇?”剑眉一蹙:“我没有这个意思。”他和聂斐然不过是合作关系,还没有兄弟情深到那样的地步。

  “那你是想怎么着呢?”娼笑地歪着小脑袋看他,等着他开口。

  “我可以帮你。”阎尧抛出一个饵,俊脸含笑。

  娼这一次可真是忍不住了,她陡地回被阎尧握得紧紧地的手,娇笑连连地捂住自己的小嘴,勾魂媚眼儿一挑,语气里是嘲讽的意味:“你觉得我还需要你帮?阎大少也太看不起我了吧?”啧,还真当女人都是弱者呀,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最受不了了。

  阎尧也不生气──他纯当娼是在使小子,只不过别的女人使子让他不耐烦,而娼则让他不由自主地悸动。大手抚上她柔软丝滑的发丝,薄咧开有成竹的笑:“知道吗,乔亦翩和路滕秀已经找上我了。”

  “哦?”这个话题娼比较感兴趣,她仰起小脸“她们找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不就是要我帮忙。”阎尧冷冷地勾起一抹残笑“说是绑架你,然后交给我,而我要负责为她们善后,就是这样。”他摊摊双手表示无奈。

  “啊——真是无聊的把戏啊,就不能长进一点儿么?”娼很不开心,拨开阎着自己长发的大掌,懒懒地打了个呵欠“我还以为她们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呢,那你答应了?”水漾烟波的桃花眼迅速掠过一抹玩味。

  阎尧看她一眼,大手改而爬上她的手背,随着她的动作一起在小黑的身上划拉着:“不是你叫我要好好对她们虚以委蛇的么,怎么,现在又不开心了?”这话他说得宠溺无比,黑漆漆的眸子还闪着淡淡的温柔光芒。

  “我可没有说什么啊,是你自己自愿做的。”娼瞥他一眼,对他自信十足的话表示十分的不齿。“再说了,我看你也是乐在其中才对。”耍人玩,看人在爱恨嗔痴贪婪望中挣扎沈浮不也是他的爱好么?

  黑眸顿时不赞同的眯了起来:“我可记得当时是有人不由分说地闯进我的房子里威胁我不得不这么做的。”真不知道当时她是怎么突破重重的保全进入别墅的,又是怎么得到他的房间的方位的?!若不是相信她是十年前的那个女孩儿,他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离谱的事儿!

  整容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相貌,但是气质年龄什么的是改不来的!她明明应该已经是而立之年的女人了,为什么外表却还是一副二八年华的少女模样?而又是为什么,她完完全全的换了一张脸?!这张脸完全找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完美的就像是天生的一般,可是怎么可能呢?世界上哪里来的这么先进的技术?

  况且,就算是真有人能够为她换一张与先前完全不同的脸,那么身子呢?这香滑玲珑完美无瑕的身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三十多岁女人的模样!

  还有一件,也是令他最为不解的事情,就是“金融”财团。她和“金融”财团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会摇身一变成为了“金融”的公主,还让传说中的两位主事者成为了她的哥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从他的表情与眼神,娼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出来他在想什么,既然他喜欢想的话那就让他想好啦,反正怎么想他也想不到,这样纠结一番也算是给他平凡的生活找个乐子了。

  良久,阎尧才把眼神驻足在娼的脸上,修长好看的大手从她滑腻的粉颊一路蔓延上精致无暇的五官,一寸一寸的抚过她吹弹可破的柔肌肤,黑眸闪过惘的光芒。

  娼抿起粉轻轻一笑,任由他的大手在自己的脸颊上一路轻拂,精致的桃花眼内漆黑如墨,波光潋滟的闪耀着夺人心魄的光彩:“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吧?”

  “…嗯。”阎尧痴痴地点着头,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神智似乎也有些飘远了。

  “那就成啦,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来的呀?”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聂斐然今天可是不在家的。现在聂家只有聂氏夫妇在,他是怎么做到进来了却没有被那对爱财如命的势利眼夫妇给抓住的呢?他们不是一心想要找到足以和自家联盟的盟友么?

  阎尧薄微扬,黑眸内离逐渐散去:“这有什么难的,我自有办法。”

  “切──”娼不屑地撇撇小嘴,水媚的大眼直勾勾地睇向花房门口:“有人要来了哦,你还不走么?”八成是偷偷进来的,要是被人看见可就不好啦。

  “走走走,这就走。”阎尧被她话里的无所谓给气急,大手猛地握住她纤细的肩膀,将她整个人都往自己怀里带,薄狠狠地吻上她水瓣,咬牙切齿地道:“你就等着吧,总有一天非得好好收拾你!”说罢,十分不舍地松开她,转身走了两步又气狠狠地踱回来,大步流星地又奔回她面前,在她粉上用力啃了一口,声音沙哑:“小心一点儿,我会暗中派人保护你的,不要怕。”说罢转身就走,也不去想娼是怎么知道有人来了的。

  浓密的黛眉不置可否地扬起,不回应,却也不拒绝,看着阎尧的背影在眨眼间隐去。纤细如葱的素手这才抚上精致的下巴,若有所思。

  这男人来居然就只是为了跟她说些乔亦翩路滕秀之类的鬼话,真是吃了没事儿做的。啧,这年头连男人都开始罗嗦了呀!

  大眼瞟向花房另一头,笑看一道修长的身影走近。

  一百四十五、那是你在海底,我在地狱

  闭上双眼,伸出手去。

  一双结实有力的臂膀揽住她的肢将她整个人提起来,然后像是抱着什么珍宝似的拥进怀里,下一秒,娼就坐在了一个无比熟悉温暖的怀抱中。

  使坏地扭了扭粉,娼故意不安分的在聂斐然膝上动来动去,纤款摆,娇滴的瓣扬起一抹坏笑。

  低低的叹息一声,聂斐然无奈地伸手钉住娼的娇躯,薄是爱怜的在她滑腻的小脸闪亲了一口,问道:“你这个坏东西,就急着想看我出糗是不是?”说着,张开嘴巴在她的瓣上烙下一吻,灵活的舌尖深入香馥的小口,卷起滑的小舌尽情绵。

  娼无辜地眨眨大眼,双手爱娇地攀上聂斐然的肩,目光看向门外:“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不忙了么?”

  “你又不陪我去上班,我自然就没心思工作了。”所以,都是她的错。

  秀眉高高挑起,娼扁扁粉,主动讨好地凑上前亲亲聂斐然薄薄的瓣,颊畔一颗小梨涡甜美醉人:“人家去了也是无聊嘛,还不如待在这儿来的自在。”虽然她对白天没什么太大的抵触,但那并不代表随随便便的一个人都可以对着她口水。

  她可是非常非常爱干净的。

  修长的指刮刮她娇俏的鼻梁,聂斐然有些啼笑皆非,心却差点儿被她可爱的模样给融化了,于是不知不觉地又凑上前去含住冰凉粉千般温柔万般宠爱的啃咬,两人彼此相濡以沫,中更是显得浓情盎然。

  一吻作罢,两人都有些气吁吁,娼噘着小嘴儿依在聂斐然怀里,两只小手依赖的揪着他的衬衫,水灵灵的大眼里闪烁着一些莫名的光芒,粉颊染上情的红晕,点点嫣红衬着娇的白,更是显得她人比花娇,清无双,室的鲜花似乎都在一刹那间凋零了下来,只剩得她一人在春日里笑靥如花,娇媚妖娆。

  “娼儿…”聂斐然将怀里的珍宝搂紧,薄爱恋地在她脸上洒下一连串细碎如羽般的吻,俊美无俦的脸上是一片深情之

  他是不能失去她了,这一辈子都不能了。

  小脸微扬,娼笑笑着凝视着聂斐然,然后柔柔地往他怀里拱,娇柔的身子软的像是一团麻薯,汪汪的声音像是从他心底一般发出:“斐然哥哥,腾优还是没有消息吗?”看着面前是期盼的小脸,聂斐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说出真相的勇气。他闭了闭眼睛,大手温柔的抚过她的脸颊,柔声道:“娼儿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哦。”她讷讷的点点头,小手绞在一起,拧成一一团洁白可爱的小麻花儿。

  聂斐然无奈地伸出一只大掌,将她的双手包裹起来,薄时不时地轻吻着她的小嘴,轻柔婉转的啃:“哦什么哦,小笨蛋。腾优的事情,你不用太难过,如果真的有了不好的结果,那也是我们缘分不够。”闻言,娼傲娇地拧起蛾眉,眼尾微微一挑,不地问:“斐然哥哥的意思是说…如果娼儿不在斐然哥哥身边了,也可以用缘分不够来形容吗?”粉地噘起,娼气冲冲地别过小脸,摆明了很是不

  啼笑皆非。

  大掌忙把闹别扭的小脸给掰回来,额头抵着她的:“胡说什么呢?”

  “我哪有胡说,斐然哥哥连自己的儿子不见了都能说出缘分不够这样的话来,更何况是我这个小女子?还不是一转头就给忘得一干二净。”话里的酸味儿恰到好处,不会太浓也不会太淡,刚刚好,足以让人听了心疼而不觉得做作。

  “唉…”聂斐然叹口气──他发现在遇到娼儿后自己经常无奈的叹气,但心中却都是足,似乎她怎么作怎么折腾,他都甘之如饴的为她收拾一切,只要她开开心心的,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傻丫头啊,你和这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呵!”大眼眨巴眨巴,不明白他在讲什么。

  聂斐然非常好脾气地给她讲解:“娼儿应该知道,我不是个容易动情的人。”见小东西点头,这才继续道:“别说是亦翩、腾优,即使是父母,我也没有投注过太多的感情,因为我一早就知道,在他们心里,永远有样东西是胜过我的存在──那就是利益。为了利益,他们是什么都可以牺牲的,这一点,我深有体会。”若非如此,笨丫头又怎么会被他亲手推进地狱。“而且…就算他们真的是一对好父母,一切儿女至上,我恐怕也不会爱的多么深──你要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的感情天生就是凉薄之物,别人再怎么付出,如果不是他心中的那个,都是没有用的。”再加上他一心对笨丫头有愧,又如何能够心安理得的去接受别人对自己的示好。

  “你是我的例外,也是这个世界赐予我的最美好的礼物。”聂斐然温柔地凝视着娼的容颜,俯首在她上烙下一吻“娼儿调皮捣蛋天真无,是我的救赎。只要娼儿平平安安的,别的人都不重要了。腾优…他在是我儿子的同时,我对待他更像是在对待一个接班人,感情是有,却并不深,真要舍弃了,也许会难受些日子,却绝对不会痛苦。”可如若是娼儿离开他,那么他一定会变得疯狂,再也不复当初的安雅淡然。

  娼静静地看着他,柔媚的桃花眼一眨不眨。

  “所以,娼儿可以对别人有感情,也可以在难过的时候大哭出声,但是──永远都只能在我一个人的怀里。”聂斐然如是说,眼神坚定,神色温柔。

  她却并不回话,绝美无瑕的容颜在阳光的照下更是显得仙气渺渺,高不可攀。纤细的身子慢慢依偎进他的怀抱,畔的笑意愈发的明显。

  聂斐然永远都不可能明白,即使娼此刻在他怀里,娇柔婉转的对他笑,被他抱,甚至对他出深情款款的表情──这一切,却永远都不会是真心的。

  她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再温柔的语言,再暖和的怀抱,再赤诚的爱,都无法让她动容。

  此时此刻,他们之间虽然贴的那么近,却仍是像隔着数千万座大山海洋的距离。一个在海底,一个在地狱。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