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为娼是郦优昙的又一作品大作
恩赐小说网
恩赐小说网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网游小说 综合其它 两性小说 灵异小说 幽默笑话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伦理小说
小说排行榜 言情小说 军事小说 侦探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诗歌散文 都市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完结小说
好看的小说 狼性村长 工地风情 乡下舂天 美女佳韵 借种经历 异域生活 吟语低喃 妙手神织 舂染绣塌 子夜子荣 忘年之性 昭阳趣史
恩赐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重生为娼  作者:郦优昙 书号:15645  时间:2015/10/3  字数:11659 
上一章   第171章-第175章    下一章 ( → )
一百七十一、好久不见了,斐然哥哥

  夜晚的“黑猫”充情,数不尽的人在这里寻作乐,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参与地下赌场的赌博,也有人身心寂寞,挥金如土的在这里寻求温柔与安慰。所以,在晚上“黑猫”不仅是金钱与的宝窟,更是堕落者的天堂。

  在这里,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思想负担,也不需要考虑自己的未来,今朝有酒今朝醉,一切行乐须及时。只要有钱,只要有筹码“黑猫”就是宾至如归的完美客栈。

  这里容纳背叛与欺骗,收购爱情与望,黑暗永远笼罩在“黑猫”的上空,偌大的舞池上方的那两颗‮大巨‬的白色水晶灯,就像是一只波斯猫充了讥嘲和冷漠的双眼,静静地蛰伏在寂静黑暗的角落里,寻找着恰当的契机,伺机着收取人类的一切痛苦与悲哀,从而转化成为自己需要的力量。

  今晚的“黑猫”除了站在大厅正中央的四个男人外,也没什么奇特的,因为奇特都在这几个男人身上。

  他们一个个皆是生了一张人神共愤的俊美皮相,每个人的气质各不相同,却都是同样地吸引人,充了令女人疯狂的因子,让她们心甘情愿地跪倒在他们脚下乞求青睐,只求一夜宵。

  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所以平里人声鼎沸靡无比的“黑猫”正厅,来了难得一见的安静与赞叹,所有人的目光都纠结在四个男人的容貌上,眼睛里除了痴只有爱慕,不管男女。

  唯有木然站立在旋转楼梯前的守卫,仍是一脸的面无表情,死人般没有生气的眸子静静地盯着前方,对一切纷扰视而不见。

  “抱歉,先生,小姐不见外客。”穿着黑色燕尾服,打着红色领结的大班带着无比真诚充歉意的微笑,对着面前的四个男人深深地鞠了一躬。“各位若是寻乐,请自便。”黑眸愈发深不可测,聂斐然锐利如鹰隼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脸镇定的大班:“我要见娼儿!”他难得的用了重口气,足以见他的决心有多坚定。

  “非常抱歉,小姐不见外客。”大班仍然是那种无比谦恭真诚的笑容,出口的话却始终如一,不曾有丝毫改变,从头至尾都只会一句话:小姐不见外客。

  阎尧冷哼了一声:“只要她在,今天我们就是铁了心的要见到她!”阎清墨神情窘然,尤其是在看到周围有一对‮摸抚‬着对方私处的女人正盯着自己看的时候,更是羞赧地将眼睛别到了一边去。

  “再说一次,我、要、见、她!”聂斐然的神色越来越冷,直至再也没有表情,眼底更是充了冰雪风暴,浑身散发出的冷绝气息教四周的客人们纷纷胆怯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但也有几个胆大的还在继续盯着他看,甚至还有人已经认出了他是谁,开始在一边窃窃私语,边说话便对着他指指点点,分明就是认出了他的身份。

  “先生,我已经陈述好几遍了,小姐真的不见外客。”大班似乎丝毫不为他的冷漠动容,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斯文有礼,真诚的笑容教人简直不忍心对他恶言相向“如果几位是想来寻作乐,那么‘黑猫’;可是…如果是来找茬儿的话…呵呵。”他笑了笑,原本的真诚蓦然消失不见,只剩下残绝阴冷的低语“那么几位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了。”被他这样一说,阎尧的兴趣完全被勾出来了,他薄一挑:“哦?”大班却转移了话题,轻轻又是一躬:“如果几位没有其他要求的话,请恕我不能再陪你们闲聊了。”说罢便施了个礼,转身离去。

  下一秒,始终挂在他脸上的那种彬彬有礼的笑慢慢地收敛起来,黑色的眼睛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只手臂,嘴扬起异样的弧度:“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一只媲美鹰爪的大掌瞬间钳制住他的颈项,红色的领结被得皱得不成样子,歪歪斜斜地挂在脖子上,完全失了先前绅士般的美感,聂斐然的眼睛冷得不像是人类:“她在哪里,把她还给我!”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说明了一个事实: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大班再不说出聂斐然想要的答案的话,他是真的活不过去了。

  一般人在遇到这样的生死关头要么哭喊求饶,要么背水一战,可是大班却仍然尽了力气维持原本的真诚微笑,说话的声音也因为脖子被钳制的关系变得结结巴巴断断续续:“我、我说过了…小姐、小姐不、不见外客…先生还是死、死了这个心!”聂斐然的眼底瞬间澎湃出惊人的愤怒,视线一冷,大手瞬间施了力道,在场的众人甚至可以听到大班的脖子骨头碎裂的声音。可奇怪的是即使被聂斐然掐着,那个大班却仍然笑眯眯的,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倒是阎清墨忍不住医者救死扶伤的天,冲上去想阻止聂斐然:“聂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你会杀了他的!”他是疯了吗?在别人的地盘上杀别人的人!就算他是聂斐然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黑猫”的神秘与可怕连他这个普普通通的医生都知道,难道聂斐然自己会不明白,一旦他下了这个手,会给他自己招来多大的麻烦?!就算这个大班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却终究都是“黑猫”的人,自家人被外人杀了“黑猫”的上峰会坐视不管吗?!他怎么如此的糊涂!

  见聂斐然还是神情冷然,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阎清墨焦急地看向阎尧:“哥,你快来帮忙阻止他啊!”“为什么要阻止?”阎尧闲闲的摊手“他要杀人是他的事,你也少管。”被他这话气得差点儿背过去,阎清墨只好转而向另一个人求助:“邵先生?!”幸好,立即有另一双手掌跟着伸了过来,两人终于将聂斐然的手从大班的脖子上抓下来,死里逃生的男人立刻俯着剧烈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脸上那有礼的笑依然完美。

  “我再问一次,她在哪里?!”聂斐然的声音越发低沈,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绝对是他发火的前兆。

  大班正开口再说一遍小姐不见外客,却有一个清雅柔的女声从上方传下来:“斐然哥哥,你在我的地盘砸我的场子,这样不好吧?”所有人都不循着声音往上看去,就见着一个裹着如云白纱的纤细女子款款嫋娜地自旋转楼梯上一步一步走下,倾世无双的容颜上勾着浅浅一抹媚笑:“好久不见了,斐然哥哥。”

  一百七十二、决不再让她离开自己

  眼前这人儿,似乎是他的娼儿,又似乎不是。聂斐然微微闪了一下眼睛,痴痴地凝视着翩然而来的绝佳人,大手忍不住向前伸过去,像以往那样唤着她的名:“娼儿,到我这里来。”可是没有回应。

  娼走到离地面还有几米的楼梯正中停住,勾魂的桃花眼笑意盎然地往下面看,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眼前这一拨一拨的人类,粉瓣漾出绝美的弧度,直将在场的人们看得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甚至不敢再仰着脸去与她的视线相接。

  “斐然哥哥这样大张旗鼓的来,又掐着我属下的脖子,是想要给娼儿一个下马威么?”她咯咯娇笑,眼尾上挑的同时狐媚的几乎勾走所有人的魂儿。

  被她这样娇滴滴的一问,聂斐然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充思念与渴望地凝视着那张已经三个月未见的娇颜──他整整找了她三个月啊!这三个月来,他像个疯子似的四处找她,心里担惊受怕,就怕她又被有心人士绑架或是骗走,直到找了两个月,才知道──她只是消失了,就像她来时那般突然,静静地出现,偷走了他的心,然后再静静地消失!他不甘心,不相信,于是拼了命的去“金融”想要找她,可是却再也没有被允许进去过。他也曾想过办法夜袭,可同样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拒之门外,那种失去最珍贵的宝物的痛,他再也不想承受第二次了!

  如若不是聂乔两家关系崩裂的消息传出去而引起了邵觉的注意,他又怎会知道他的娼儿──会身在这样一个地方,甚至还可能对他隐瞒了那么多事情!他成了一个疯子,只想着要找到她,然后将她抱到自己怀里,其他的什么都不再想。可不管来了“黑猫”几次,这里的人永远都不让他见她,甚至连理由都是同一个“小姐不见外客”!他是她最亲的人,外客…他怎会是她的外客!

  见他不答话,娼畔的娇笑愈发显得没心没肺:“斐然哥哥不肯回娼儿的话,难道是已经嫌弃了娼儿不成?”她完全忽略了聂斐然眼底的思念和深情苦痛,用漫不经心的态度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清凌凌的眸子里纯洁无比,却也薄情无比。

  “不…娼儿──”聂斐然颓然的伸出手想拥抱她,却发现眼前的人儿虽不是幻影,却离了自己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仅仅是几层台阶,中间却像是隔了几万光年,两人隔海相望,一方痛彻心扉,另一方却巧笑倩兮,眼波转间便将过往一切作云烟镜花,转瞬既忘。

  “啊——倒是差点儿漏了这几位哪——”娼笑盈盈地以手掩口,娇笑声清脆脆地响彻云霄“阎先生,阎医生,还有…啊拉,这位是──”她歪着小脸对着面色忐忑的邵觉瞅了又瞅,半晌笑道:“这位好似很面的样子哩!”邵觉难掩苦涩的神色──她即便不记得曾经邀请过他春风一度,也不该忘掉那宴会里的偶遇呵!

  可谁知,她偏偏就是忘了。

  妖娆的眼四处瞥了一下,发现大厅里的客人们虽然都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己,一个个的耳朵却都竖的被谁都高,樱扬起不怀好意的弧度:“今天晚上看到这一幕的客人们…他们的服务费全部翻百倍好了。”她的景也是可以这样随便看的么?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要知道“黑猫”原本的收费便已经称得上天价了,在这基础上翻上一百倍…那又会是怎样惊人的价格!而原因就只是因为看了她一眼!

  可是心里再不乐意,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抗议──不管男人女人,不管是谁。就连“黑猫”里面的公关,今天晚上得到的小费也都因为娼这一时的喜怒而全部充公,并且,再由自己的存款中取出百倍来讨得她的心。

  想反抗?可以,只要你有这个实力。

  否则,在“黑猫”就要乖乖地照着她的游戏规则走。至于这规则的具体内容…那就要看娼当天的心情如何了。

  可事实上人类就是犯,即使是有着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主子,他们仍是拼了命的往“黑猫”跑,甚至有些人花了一生的积蓄,就为了能进“黑猫”一眼福。

  说完这话的娼目光婉转流离,清淡淡地飘到了聂斐然脸上,看见他脸上那抹奇异的惨淡神色,不由地轻轻笑出声,在转身的一刻,优雅清冷的声音清清楚楚地响彻了整个大厅:“请这几位上来。”守卫们连忙恭恭敬敬地应了声,然后分别有四人离开了旋转楼梯的位置,缓步走到了聂斐然等人身侧,伸出手作邀请状:“主子请各位上楼。”聂斐然看着自己活生生思念了整整三个月的爱人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哪里还用得到守卫们提醒,连忙迈了步子就想追上去,却被一只打斜里伸出来的手臂拦住,转脸望去,正是那个站在自己身旁的守卫,那人目无表情的看着他,嘴一张一合间吐出生硬的字句:“请先生跟着属下慢行。”他咬了咬牙,一向镇定自若的眼里掠过即将失去的恐慌──决不能再让他的娼儿离开他的视线了,决不能!

  可是聂斐然很清楚,在“黑猫”便是他势力再庞大也是没有用处的,想见到自己想见的人,就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所以即使他心里诸多愤怒,也依旧敛了脸上表情亦步亦趋的跟在了那名守卫的身后,其他三人也是如此,八人依次上了楼梯,慢慢地消失在黑暗中。

  大厅里有那么一瞬间的冷场,可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就又恢复了原本的人声鼎沸,热闹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娼的消失,一如她的出现,神秘而不留丝毫令人浮想联翩的余地。

  一百七十三、恐怖的事实(上)

  除了邵觉没有人来过这个房间,但即使他曾经踏进去过,也难免的对里面的黑暗感到了不适──虽然是晚上,但是这个房间却是黑得诡异,外面的走廊上明明都有昏黄的灯光的,可这个房间即使打开了门也看不到里面的状况,那灯光明明就映在门前的地毯上,可却透不进去,就像是在门口的地方被硬生生地剪断了一样。

  “先生请。”守卫走到门边的时候站定,然后恭敬地微微欠身,直到四人都进去之后才抬起脸来,一边两人的守在门旁,并将门轻轻带上。

  在他们进去的一瞬间屋内立刻亮起灯光──仍然是浅浅的光亮,有些角落甚至仍然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唯一深刻的映入他们眼帘的,只有斜倚在贵妃榻上慵懒娇媚的美人儿。淡黄的光亮折在她的面容上,更是显得她美貌不可方物,人比花娇。那清瓣上一抹浅浅淡淡的优雅笑弧,看得四人俱是心里一震!

  娼懒洋洋地支起一边脸颊,勾魂摄魄的桃花眼细细地往上一挑,眼波转间是醉人的风情:“四位都是稀客呀,到黑猫来不知有何贵干呢?”她笑意盈盈的问着,狐狸一般的眸光仅仅只是看就几乎将男人们的骨头得酥麻不堪。

  “娼儿──”

  聂斐然刚想说什么,娼便慢悠悠地打断他,如画的眉眼间闪烁着妖娆风情:“斐然哥哥一定要同娼儿装傻么?既然来了‘黑猫’,斐然哥哥应该也是什么都知道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她完全就是没有一丝感情的,连眼睛里的笑意似乎都褪去了几分,只徒留无限薄情。

  薄微微颤了一下,聂斐然对着娼摇头:“不,我──”

  “看样子…斐然哥哥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呀。”娼似笑非笑地凝视着他,眼里完全没有其他三人的存在“我以为这位阎医生和邵先生什么都告诉你了呢,怎么,难道娼儿猜错了?还是说…斐然哥哥宁愿待在自己的象牙塔里不肯出来,也不肯面对现实呢?”眼角余光漫不经心地将其他三人瞟了一圈,就见到阎清墨和邵觉纷纷变了眼神,唯有阎尧笑着回视。

  娼心底在笑这些男人的无知,面上却是云淡风轻的:“你们四个大男人,难道连话都不会说了?我请你们上来可不是为了要看你们在这儿演一二三木头人的。”阎清墨最先沈不住气,他俊秀的脸庞涨得通红,一个跨步往前站了几寸,盯着娼的脸言又止:“我──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

  “我可没问你话哟——”娼笑嘻嘻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懒洋洋地移回聂斐然身上,徒留阎清墨一人尴尬无比的站在那儿,一颗心瞬间降至冰点。“斐然哥哥既然已经知道了,又何必矫情的来这儿自寻其辱呢?”

  “娼儿…”聂斐然不停地摇头,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薄颤抖间,眸底闪过深深地痛意,恨不得立刻死去,也好过现在这般相见不相认!“不要这样对我,娼儿,不要这样对我…回到我身边来,娼儿…”

  “回到你身边?”娼收回支着下颚的手,笑容愈发变得诡异起来:“回,这个字用的,好像娼儿曾经属于过你一样。”心脏像是被千把万把刀剑活生生的剐着,聂斐然深深地看着娼,却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问她为什么要骗他这么久?问她为什么要离开他?问她接近他有什么目的?问她平里在他身边的模样是不是都是假的?!不,他经不起这个打击了,只要她肯回来,就仍然是他的娼儿,一切都不会改变。

  只要她肯回来。

  娼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在想些什么,就见她恶意一笑“我想这几个男人应该也都告诉你了。”否则他也不会找到“黑猫”来“斐然哥哥好像一直都没问过娼儿的名字怎么写吧?”她笑地歪头看向其他三个男人“嘛,好像你们也不知道呢,那今天就告诉你们好了。我这个娼呀…”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轻柔低沈,宛若温和的耳语,虽然轻飘飘的,却无比地清晰深刻“是娼的娼。”

  “轰”的一声,四个男人的脸色都为之一变,看得娼无比开怀,不住轻声娇笑起来,如花的娇颜刹那间绽放出绝代的芳华,!紫嫣红,美不胜收。“很惊讶么?难道你们都不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上社会间一直传着的那个无价的娼?”她笑意更甚“男人们叫我妖孽,女人们叫我女,还有些卫道士骂我是恶魔…你们真的不知道么?”聂斐然根本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他想要冲过去将他的娼儿拥进怀里,可是面前似乎有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一样,任凭他再怎样向前冲,娼都懒洋洋地倚在那方贵妃榻上,笑意深深,岿然不动。

  娼的娼、娼的娼呵!

  这世间有几个女人会叫这样的名字,又有几个女人会把这样一个字作为自己的名字!

  “怎么,不是一直很想知道这个娼字是哪个娼么?今儿个告诉你们了,你们居然不高兴了?”娼状似天真无的点了点自己的瓣,笑眯眯地叹了一口气“至于你…斐然哥哥,难道你不想知道娼儿是怎么变成娼的么?”聂斐然的眼底似乎已经有某种晶莹剔透的体在闪烁,却始终撑着没有给他掉下来。

  “事到如今,这游戏也该收盘了,我也玩儿腻了。”娼伸了伸小懒,慢地自榻上坐起来,打了个小呵欠,水波漾的桃花眼顾盼生辉间简直可以将人的心魂都毁灭掉“如果斐然哥哥不喜欢这个名字的话,那么,你也可以叫我──滕优。”

  “路,滕,优。”

  她一字一字地吐出这个名字,却让聂斐然原本便已惨白的脸色更加白了起来,那种白,透着一种颓败的灰,绝望与痛苦深深地充盈了他整个躯体──他觉得自己似乎只剩下如今这一副躯壳,再也没有旁的了。

  一百七十四、恐怖的事实(中)

  房内的四个男人,除了阎尧,都是一副被吓得目瞪口呆的模样,其中尤以聂斐然为最。他颤抖着瓣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表情从绝望痛苦慢慢地变成了麻木不仁,最后,只剩下眼底还残留着些许希望。

  邵觉和聂斐然情不是很深,但他对十年前的事情也是略有耳闻的,即使知道的不是很清楚,却也差不离,所以对于路滕优的存在,大家其实都知道,只不过碍于聂家和路家而不提而已。

  但是…那个女孩儿不是据说已经死掉了么?为什么娼却自称是她?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至于阎清墨,他之前对此事是完全不知情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他的哥哥阎尧,如果不是自己一时间说漏了嘴导致让聂斐然得知自己见过娼,阎尧也就不会为了使他说出娼可能出现的地方而将她的真实身份告诉自己,可是──即使知道面前这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女子心硬心狠如蛇蝎,他仍然不愿意相信她美丽的外表下就只有仇恨!为了报仇,而让自己被那样的糟蹋,何苦,何苦哇!

  而且,照哥和聂先生的说法,她应该已经是三十多岁了才是,可面前这副绝美的面孔,眉目如画精致脱俗,分明就是十几岁的好女儿模样,哪里像是三十岁以上的女人应有的容貌?!一个人的容貌和‮体身‬可以经由人工改造,可是年龄状态是永远都不可能逆生长的!如果说娼儿真的是路滕优,那么她是如何从一个受尽凌辱糟蹋的可怜女孩儿,得到今天这样尊贵的身份?!

  “金融”财团的千金“黑猫”的主人,拥有绝世美丽的容貌以及青春不老的体质…这一点,身为医生的阎清墨是怎么也不肯相信的。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娼儿在说谎!

  可是为什么呢?!如果她不是路滕优,又为什么要找上聂斐然并且夺走他的心呢?以“金融”的势力,根本不需要再和“聂氏”挂钩,近千年的荣誉历史使它始终屹立在世界顶端,迄今无可超越。

  娼儿要哥哥帮忙毁掉路滕秀与乔亦翩,这又是为什么?如果真的是非亲非故,又为什么会这样子呢?严格说起来,这两个女人和她根本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哇?她们三人唯一的集就只有一个聂斐然,可如果是为了聂斐然的话,那么娼儿又为什么在成功驱走这两个女人,并得到聂斐然的心后,却毫不留恋的不告而别,撒手就走,那般潇洒?!

  阎清墨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已经充了浆糊。这些密密麻麻的问题教他百思不得其解,始终无法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清朗的眸子不望向娼,见她正巧笑倩兮的凝着自己看,俊脸一红,却听见她优雅的声音传进了耳膜──那话依然是对着聂斐然说的:“斐然哥哥将自己和亦翩姐姐的孩子取名叫腾优,是为了纪念我么?”笑语嫣然间桃花眼含情带笑,长长的睫如同两把小扇子眨动着“还是说…只是借由这个名字来掩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的事实呢?”

  “不、不…”聂斐然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了,他定央央地凝视着近在咫尺却仿若远在天边的娼,面无表情,只是喃喃地张着嘴巴。他的娼儿是爱他的,他的娼儿是不会离开他的,他的娼儿、他的娼儿的眼睛里是只有他的!

  “想问娼儿爱不爱你么?”她扬起巧的瓣,缓步迈下软榻,轻飘飘地走过来,飘扬的白纱伴着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风微微飞舞着,她整个人都美好的像是一幅画,净雅美丽却又透着隐隐的媚

  聂斐然怎么可能不想知道,黑眸含着浓浓的期盼盯紧她,却被她粉张合间吐出的字句,一点一点剐着心脏:“从来没有。”他的娼儿骗了他,他的娼儿并非那样单纯,他的娼儿对他有心结,他的娼儿不愿意认他…这一切,远没有一句“从来没有爱过你”来得令聂斐然揪心。他蓦地捂住了口,觉得那里开始隐隐作痛──可奇怪的是居然也并不是很痛,只有一点点的麻和一点点的酸,除此之外居然什么都没有了。伴随着痛感失去了的同时,连灵魂都在一瞬间不再完整。

  “嘻嘻…?”娼陡然捂住小嘴儿咯咯娇笑起来,转的眸子翩然回首间无比醉人“斐然哥哥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做的那个梦么?仔细地想一想,那个一直看不清脸的笨丫头,究竟生得什么模样?”娼的声音愈发温柔,眼底一抹光也愈发冰冷。“娼儿说了,一个人在下面,又冷又黑,还有人欺负我,斐然哥哥…怎么就不去救我呢?”她一字一句说得无比轻柔,细小的就像是在耳边倾诉的絮语,娇柔婉转的语气像是在对着情人撒娇,可出口的话却又那般绝冷无情──她一个人在地狱里摸爬滚打,被筋剥皮,而那时候他正幸福的过着他的婚姻生活;她忍受蜕变的痛苦咬紧牙关,任由蛇蚁在身上叮咬撕扯,蝎蟒毒物在她的‮体身‬和灵魂上都烙上了痕迹,而那时候,他正高高在上的过着所谓的上社会的完美生活。每一次她陷入泥淖,他都不在。

  直到她再也不是那个愚蠢的抱着希望等候的路滕优,直到她亲手将那个愚蠢的路滕优丢弃到粉身碎骨的深渊,直到重生的她开始纵声乐嗜血成,直到她将世间万物全部都踩在脚下,直到自己羽翼渐需要一个适当的理由来得到想要的力量…她才会借由复仇之名出现在世人面前。

  而现在,她无需伪装,亦无需受制于人,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够制衡她、约束她,更没有人能比她强大,所以──这些无聊的游戏再玩儿下去,又还有什么意思呢?她的目的,远远比复仇之类的事情大的多了。

  如果不是为了当年那个愚蠢的路滕优,她又如何会浪费那么多时间陪着聂斐然等人虚以委蛇,又何必将自己低对着孽和俯首称臣,做他们的宠物,她一个人在黑暗里生活的够久的了,现在,大家都必须来陪她,一个都不能少。

  一百七十五、恐怖的事实(下)

  娼说话的语气太过诡谲,现场除了聂斐然外其他的三个男人都隐隐觉察了些什么。他们定央央地望着娼对着自己巧笑倩兮的容颜,眼睛离起来,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唯有阎尧戏谑地开口讨要承诺:“娼儿,你要求我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到了,那你是不是也该给我应得的回报?”神色难掩期待,却引来娼一阵娇笑。

  “回报?”她懒洋洋地盘腿坐下,雪莲般的裙摆摊开如花瓣“你想要什么回报呢?”她也不生气,难得有耐心的跟他扯着,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凝视着他。那笑意盎然甜蜜可人的样子就好像一个糖娃娃一般,你提出什么要求她都会答应你。

  “我想咬你什么娼儿最清楚了。”阎尧低低一笑“你本来就是我的,以后自然也应该属于我。”闻言,娼忍不住笑弯了,她素手轻掩口鼻,乐不可支,然后笑盈盈地问道:“你是指将路滕优疯,死她的孩子,以及随时随地凌辱‮躏蹂‬她么?”这男人可真是好玩儿,居然就一副自己是他所有物的样子了,狂妄自大不可一世,也不睁开眼睛瞧瞧现在的娼是不是他可以驾驭得了的。

  阎尧一窒:“那是以前,我再也不会了!”

  娼笑得更加开怀了:“你也知道那是以前呀?那凭什么要拿以前的事情来当说辞呢?更何况最后你不还是把路滕优交给了鲁老头么?而且,别说我没有提醒你,我可没要求你做什么事,咱们两厢情愿,谁也赖不到谁的头上。”被娼这样一说,阎尧便又想起当年鲁老头带着人到阎家大宅来讨她,说她是鲁老头的女人,不小心走丢了才被卖到红灯区,又辗转到了自己手中,而当时为了证明自己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感情或是怜惜,他狠狠地敲了鲁老头一笔后大手一挥就将她又转手送了出去,此后多年,却也再没遇见过如当年那般再能令他心动的女人,不到爱情的地步,却是有了怜惜,否则又怎会在将她疯之后心如刀割,又怎会在知道她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心欢喜。

  只是,再深的心动,犹然比不上自己的心魔,母亲的形象太过深入心脏,父亲被母亲害死的事实也一在提醒着他女人的下,死在自己手中的母亲和她的情夫又让他知道他们所谓的爱情也不过是在过着奢华生活衣食无缺之外的无聊消遣罢了,瞧,他不过只是威胁了一句,那女人就迫不及待地将情夫的手指给一剁了下来──只为了在她的亲生儿子面前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清墨没有像他一般乖戾恣睢,真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他滥好人的性格一直是个硬伤。

  黑眸如水,带着些许遗憾,更多的却是不悦:“娼儿的意思是不要我?”

  “我曾几何时说过要阎先生了么?”娼歪歪小脑袋,嫣然一笑,眉目如画的精致五官透出淡淡的一层妖气,不似孽的和阎尧的,她身上的妖气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妖得媚惑,妖得动人,甚至妖得神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初是阎先生迫于形势,为了活命才答应我的不是么?再说了,反正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别说我没答应你什么,就算答应了,现在我想反悔了,你又能怎么样?啧,还能将我拆吃入腹不成?”纤细娇躯优雅起立,走近阎尧“我记得在上的时候,你可是亲口答应的,做我的奴隶。”…她还敢提!若不是她将阅女无数的自己拨的情难自已,偏又使了狐媚手段令自己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他如何会在快要爆炸的时候还带着哭腔答应她?!这辈子还从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掌控他的望,她是第一个!当年被他玩的哇哇大哭的女孩儿,时至今居然就成了惑男人的妖孽!

  “我最是讨厌别人命令我或是手我的事情了,阎先生是想让我连你一起丢掉么?”娼莫测高深地问“我可不是什么慈心圣母,即使路滕优已经死了,对于曾经欺负过她的人,你以为我会放过么?”这世界上没有谁是她不敢动,或者是动不了的。只要她有这个念头,谁都别想从她的手掌心里逃走。

  美目瞟向一直痴痴站立在那儿的聂斐然,一抹笑意顿时晕染上整张绝美的小脸,娼走回自己的贵妃榻上再度慵懒倚去,桃花眼讳莫如深地看着面前四个男人“啧,觉也来了呀,怎么,是因为那一夜春风未成所以觉着遗憾,所以想要再来找我做对水鸳鸯么?”她充勾引的笑让邵觉俊脸一红,竟然没敢与她对视,心里有种愧意涌上来,好似自己告诉聂斐然她在“黑猫”的事情,就像是背叛了她一样。

  娼也没再和他多废话,懒得再去理会,只是双眸如水的闪了闪,无聊的开始玩起自己的手指头,话是对着聂斐然说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离开,或者留下。离开的话,你可以继续活下去,留下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接下来你会怎么样。”勾魂的媚眼儿对着其他三人也瞟了一轮,摆明了是同样的态度。

  聂斐然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他天薄情,难得爱一个人如此之深,却又被狠狠抛弃。以他的骄傲,本该是断然不再回头,可是爱容不得他的理智去作决定,又尤其是在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之后,心里只剩下一阵一阵的痛。半晌,薄颤颤着吐出了几个字:“我…不走。”他要将她带走,不管她是滕优还是娼儿,他只知道,现在他的心被她握在手上,他所有的爱都无偿的献给了她,她如果不爱他、不要他,他的生命又剩下什么意义。

  十年前他轻易松开她的手,将她推进无边阿鼻,十年后他决不再犯这样的错,也决不再松开她的手!

  这一次,即使是她不要了他,他也不再离去了。

  “留下来,你们都要留下来?”见几个男人纷纷点头,娼陡然掩口而笑,倏地低下头,再抬起时已然变了模样,还是那张倾世的容颜,却又与先前有几分不同,多了妖气,少了纯真,连黑色的桃花眼都晕出血光,血红色的漂亮眼珠显得无比鬼魅而又阴冷,偏偏又透了无尽的高贵优雅,原本便是微微上挑的眼尾犹如狐狸一般,粉瓣变得冰白冰白,唯有笑的时候那颗可爱的小虎牙和俏皮的小梨涡犹然存在。

  “既然选择留下来,那么,就别想再走了。”娼抚着自己的脸颊轮廓,神色谑然“心里不是都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换了一张脸又不老不衰么?”嘻,这就告诉他们。  Www.NCixS.CoM
上一章   重生为娼   下一章 ( → )
恩赐小说网提供(郦优昙)大神免费作品《重生为娼》新书免费章节全文免费阅读,本站免费最快更新重生为娼免费章节。恩赐小说网是重生为娼全本下载就选之站,重生为娼无弹窗精心整理出未删节。